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ainsy4_Omar HavanaGetty Images_cnrpprotestskemsokha Omar Havana/Getty Images

柬埔寨反对党的风雨兴衰

巴黎—在柬埔寨脱离法国殖民统治、独立近七十载后,柬埔寨人民仍在争取自己决定未来的权利。但时至今日,窃取柬埔寨自治权的却不是外部势力,而是世界上任期最长的本国首相洪森(Hun Sen)所领导的独裁政府。因此,洪森必须下野,这个月我将返回祖国,来为实现这一目标助力。

对于洪森而言,这位前红色高棉成员仅知晓一种统治模式:即建立在暴力与恐吓基础上的铁腕统治。在1975年至1979年间,四分之一的柬埔寨生灵涂炭于红色高棉的屠戮中。因此,34年来,洪森一直致力于把柬埔寨从民主推向独裁,其目的便是把大权传给自己的一位儿子。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洪森有组织地解散了反对派的力量,特别是柬埔寨救国党。作为柬埔寨史上首个统一的民主反对党,我与根索卡于2012年所创立的柬埔寨救国党(CNRP),这令洪森倍感恐惧,因为该党派成为唯一有能力取代洪森独裁统治的政党。

在2013年的大选,以及2017年的地方选举中,这一点变得十分明显:在这两次选举中,柬埔寨救国党都赢得了近半数的选票。此外,2016年的民意调查显示,柬埔寨救国党(CNRP)的支持率更高。因此,洪森知道,他必须采取猛烈的行动,才能保住自己的权力。

2017年9月,洪森以政治动机为由指控并逮捕了柬埔寨救国党主席根索卡。后者被判入狱一年。出狱后,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根索卡仍被软禁在家——这违反了柬埔寨宪法。众多其他反对派人士亦遭到逮捕、骚扰,或是殴打;而包括我在内的一些派内人士则被迫流亡。

2017年11月,根据行政命令,法院正式解散了柬埔寨救国党。此举为洪森的柬埔寨人民党在2018年大选中大获全胜清除了路障。由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对派,这次“例行公事”的投票让人民党在国民议会占据了所有席位。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对于1991年的《巴黎和平协定》,一项被视为终结柬埔寨残酷内战,并规划出多元化民主制度的协定,这无疑是一种的挑战,嚣张且明目张胆。然而,对反对派的镇压仍在继续,而“迟到”的惩罚仍在“缺席”。同时,自由与独立的媒体也变得荡然无存。

洪森的独裁统治也将经济置于危难之地。当前,柬埔寨或将失去进入欧盟市场的免关税待遇,而该待遇则是通过欧盟“除武器以外所有产品条约”(Everything but Arms trade regime)机制所提供的;无独有偶,作为普惠制的受益者,柬埔寨同样在美国市场遭遇同样的处境。

无论是哪一种损失,更不用说这两种损失,都会摧毁柬埔寨的经济。(中国因其自身的经济与其它问题,已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不能指望其收拾柬埔寨的残局。) 数十万柬埔寨人将失业,而绝大多数年轻人的前景将变得更加惨淡。

但是,流亡海外的柬埔寨反对派正在予以回击。11月9日,我派将返回柬埔寨,要求洪森改变路线。不必诧异:其与自身核心集团对我方的计划定会感到愤怒,并声称这是企图争辩。然而,恰恰是其利益集团的政策,才是荼毒自身统治的始作俑者。

而政治自由与经济繁荣,应携手并进。历史表明,破坏性的经济发展可能会加剧社会和政治动荡,即使在严酷的威权政权下也莫不如此。在2011年,因突尼斯小麦价格上涨所引发的阿拉伯之春就是很好的例子。

对于柬埔寨主要出口市场对经济损失所带来的威胁(实际上,是对洪森自身政权的威胁),如果洪森无法掌控局势,那么他应该隐退,让贤于能为此事之人。他绝不允许过去的暴力给柬埔寨留下创伤,让其再次陷入流血和冲突。

毋庸置疑,柬埔寨有能力以非暴力的方式解决冲突。与诸多前欧洲殖民地不同,我们(柬埔寨)是通过谈判取得和平独立的。只要各方都本着诚恳的政治意愿,我们今天便能够再次取得同样的成功。

首先,这需要释放根索卡,并恢复柬埔寨救国党的合法地位,还需要为建立在自由与公正上的全国选举制定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表。但是,洪森非但没有支持以和平的方式解决柬埔寨的政治与经济危机,还承诺切断任何向我派伸出橄榄枝,并邀请我们回国的人事,同时逮捕任何前来迎接我们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洪森或许需要一个至少能容纳上百万人的监狱,或许更多。

但是,柬埔寨人民不应独自抵抗洪森政权。柬埔寨的所有朋友们,特别是《巴黎和平协定》的18个签署国,仅为争取国际条约所保障的权利与自由,都必须尽一切努力劝阻这位柬埔寨的独裁者。

当本月重归故土时,我们将捍卫柬埔寨的民主。因此,我们希望国际社会与我们并肩作战。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hjAhyGU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