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什的最后机会

虽然目的是为了寻求从伊拉克的泥淖中抽身的战略,但“伊拉克研究小组”的严酷报告却成为对布什政府整个外交政策的全然控诉。这份报告严重质疑了这届受信仰驱使的政府的核心原则,同时也对总统本人提出了挑战。他在政治信仰的驱使下严重背离了化解冲突的一贯之道,并选择了以蛮力为后盾的讨伐。

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有时比战败还糟糕。因此,伊拉克报告就不仅是一份挽救伊拉克的计划,它也是让美国从一场打不赢的混乱战争中脱身的路线图。不论研究小组是多么努力地回避突然撤军的建议和严格的撤离时间表,但他们的报告实际上不仅是对布什“坚持到底”执迷不悟的批判,也是让美国赶紧抽身的忠告。

的确,伊拉克军队和警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接过战斗和有效维护治安的重任。伊拉克的整个安全机器已经腐朽并被叛乱分子渗透。伊拉克人为一个统一的伊拉克国家而战的信念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还存在也不得而知。这份报告实际上呼吁各方在伊拉克政府未能承担自己责任的情况下停止对其的一切支持。

中东的问题没有一个能够通过武力解决,也没有一个能够通过单边行动解决。因此该报告质疑布什坚持放弃与伊朗和叙利亚对话,无意建立更稳定的地区秩序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伊朗在伊拉克内部可以发挥最大的杠杆作用。而叙利亚也已成为武器和叛乱分子进入伊拉克战场的重要节点。如果美国不改变其现行政策,加强与该地区的这两个重要干扰者接触,那么伊拉克的稳定就没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