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woods30_Peter SummersGetty Images_brexitprotestbus Peter Summers/Getty Images

脱欧后的英国将何去何从

伦敦—在脱欧条款的谈判过程中,英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并屡遭挫折。英国已经准备在12月12日举行至关重要的议会选举,但仍不清楚英国是否、何时以及如何脱欧。

但假设英国真的脱离欧盟,那么下一届政府就需要开始漫长而艰辛的谈判,来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建立新关系。英国将面临一些艰难抉择,而其中最棘手的是,英国对重要经济部门的管理制度是否应该与欧盟或美国保持一致。若真要如此,那么英国又将走向何方?

约翰逊希望英国脱欧后与美国达成一项贸易和投资协议。毕竟美国是英国最大的单一国家贸易伙伴,也是英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和目的地)。

然而,在寻求达成这样的协议时,英国将不得不决定它愿意在多大程度上调整自己的监管制度,从而(像美国企业和投资者希望的那样)与美国的监管制度一致。与美国制度更一致将会让英国与欧盟间产生新的贸易壁垒,而对于英国而言,欧盟是比美国大得多的出口市场。此外,采用美国标准的这一举措,比如在药品定价、环境、食品标准和动物福利等方面的调整,已经引起英国公众的强烈反对。

随着英国着手为脱欧后的局面做准备,英国与美国和欧盟之间监管制度的矛盾可能会体现在另外两个重要行业中。

首先是银行业和金融业。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业为英国经济贡献达1,320亿英镑(约合1,700亿美元),占总产出的6.9%,提供了110万个就业岗位(占就业岗位总数的3.1%),并缴纳了约290亿英镑的税款(2017/18财年)。2017年,金融服务业的出口额为600亿英镑 (进口额为150亿英镑)。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如果监管不到位,金融服务业将面临巨大风险。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英国国民产出下降7%,100万个工作岗位消失,工资水平比2007年下降5%,银行贷款停止发放。英国所有地区(以及世界大部分地区)都遭受了灾难性冲击。

危机过后,一个独立委员会明确提出应当改革监管制度,以保护英国公众(以及国库)不再受到银行不计后果放贷的波及。欧盟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也承认,有必要实施强有力的监管。

然而,如今美国和欧洲正采取截然不同的方式。欧盟监管机构继续完善审慎规则以及资本要求(尤其针对大型银行),并扩大监管范围至金融服务业的每一项资产和行业。

相比之下,在特朗普治下,美国的监管发生了彻底的转变:特朗普政府开始废除金融危机后实施的监管制度中的核心内容。美国政府目前的议程包括降低资本要求、放松银行的压力测试和“生前遗嘱(living wills)”要求,并允许更多的自营交易和不受监管的衍生品交易。美国还打算减少对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保护,减少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银行的审慎监管,削弱对非银行机构和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减少对金融业的研究和监控资金,并对证券法采用不干涉的实施方法。

如果英国像美国一样放宽对金融部门的监督,一些投资者会从中受益匪浅,也因此他们将继续争取在英国实现这样的监管制度。但他们这样做是将利益置于金融体系安全之上,会危及得之不易的监管制度,而正是这些制度避免了2007-2008年危机的重演,保护了英国民众。放宽监管还将损害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迄今为止,英国采取了强有力的金融监管措施,甚至已经超出欧盟监管机构出台的措施。其中包括一项旨在让资深银行家对其决策负责的新制度,以及对大型银行零售业务的资金用途限制,以保护客户存款免受大范围金融体系冲击的影响。由于英国民众普遍支持这些措施,脱欧后的英国政府想必也不会轻易削弱这些措施。

英国脱欧后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是如何应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英国议会的一份报告发现,脸书“有意且故意违反了数据隐私和反竞争法”。然而,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规模和全球影响力,使得任何美国以外的政府都难以监管或影响它们。

相反,通过推行《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欧盟在保护公民数据隐私权方面走在了前面。此外,欧盟委员会强烈支持保护竞争,以及限制科技巨头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今年3月,欧盟委员会以谷歌在网络广告市场竞争中排挤对手为由,对谷歌处以15亿欧元(约合17亿美元)的罚款。这已经是欧盟委员会第三次以反垄断为由对谷歌进行处罚。

然而,美国政府强烈支持数据的自由流动(这是美国大型科技公司所希望的),而特朗普此前曾在谷歌受到处罚后立刻批评了欧盟委员会的做法。

如今英国严重依赖大型全球科技公司,要么是美国的,要么是中国的,也因此必须想办法监管它们。一旦英国退出欧盟,它将面临一个抉择:是屈从于美国的压力,还是设法效仿欧盟的监管制度(包括《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和《欧盟-美国隐私保护(EU-US Privacy Shield Framework)》)。

脱欧派声称,英国可以创建自己的“全球战略”,并在脱欧后按照“英国的方式”行事。比如在201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特蕾莎·梅表示,英国脱欧之后,将依靠其“坚定的盟友”来建立一个新系统,以替代欧盟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然而,三年过去,如今特朗普执掌白宫,英国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形下,英国还不能确定谁才是坚定的盟友。12月12日之后,英国政府还将面临更艰难的选择。

https://prosyn.org/1DbgF8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