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英国脱欧悖论

马德里——法国数学家布莱斯·帕斯卡曾有句名言:“我们不能肯定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如果他能看到英国脱欧,可能就不会那样坚持了。 虽然温和的结果并非全无希望,但近几周来不确定性和敌意一直在持续升高。 这就是英国脱欧悖论:实用主义重新成为辩论主基调所需的时间越长,令人不寒而栗的未知效应就越有可能对英国和欧盟双方造成永久性的损害。

这本应是世界进一步了解英国和欧盟未来的一个月,因为英国开始准备退出欧盟。但10月召开的欧洲理事会根本没有正式讨论英国脱欧谈判,导致9月布拉提斯拉瓦非正式理事会方向感的欠缺进一步增强,布拉提斯拉瓦理事会仅仅模糊地承诺要实现团结的目标。

英国正因首相特蕾莎·梅和议会就后者在谈判中扮演角色所产生的争议而倍受煎熬。梅内阁内部也已产生了裂痕。 苏格兰相对英国和欧盟的未来地位问题正日益引发民众关注。

但问题不止是造成混乱,各方均力图取悦国内选民,采取越来越两极分化、甚至公然敌对的立场。梅在保守党会议上打响了第一枪。在公开宣称将在2017年3月前触发第50条后,她果断采取了强硬的谈判立场,宣布禁止移民入境将优先于继续进入单一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