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英国脱欧悖论

马德里——法国数学家布莱斯·帕斯卡曾有句名言:“我们不能肯定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如果他能看到英国脱欧,可能就不会那样坚持了。 虽然温和的结果并非全无希望,但近几周来不确定性和敌意一直在持续升高。 这就是英国脱欧悖论:实用主义重新成为辩论主基调所需的时间越长,令人不寒而栗的未知效应就越有可能对英国和欧盟双方造成永久性的损害。

这本应是世界进一步了解英国和欧盟未来的一个月,因为英国开始准备退出欧盟。但10月召开的欧洲理事会根本没有正式讨论英国脱欧谈判,导致9月布拉提斯拉瓦非正式理事会方向感的欠缺进一步增强,布拉提斯拉瓦理事会仅仅模糊地承诺要实现团结的目标。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英国正因首相特蕾莎·梅和议会就后者在谈判中扮演角色所产生的争议而倍受煎熬。梅内阁内部也已产生了裂痕。 苏格兰相对英国和欧盟的未来地位问题正日益引发民众关注。

但问题不止是造成混乱,各方均力图取悦国内选民,采取越来越两极分化、甚至公然敌对的立场。梅在保守党会议上打响了第一枪。在公开宣称将在2017年3月前触发第50条后,她果断采取了强硬的谈判立场,宣布禁止移民入境将优先于继续进入单一市场。

欧盟领导人也作出了同样的反应。 最初主张采取务实态度非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向德国商界领袖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坚持认为欧盟单一市场准入不能脱离接受包括移民自由在内的欧盟四项自由政策。 不久后,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也宣布英国必须为脱欧决定付出“代价”。

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是所有人中态度最强硬的,不脱欧是英国硬脱欧的唯一真正选择。”10月欧洲理事会对梅的冷淡接待强调了这种态度。英国脱欧谈判甚至还没有开始,但各国已经不可避免地陷入到对立之中:一方是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的蛋糕,另一方是图斯克的盐和醋

如果梅坚持执行她所宣布的时间表——因为2019年要举行欧洲议会选举,她其实没有别的选择——局面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官方谈判的头几个月期间将举行荷兰、法国和德国大选,这意味着欧洲方面将只能采取强硬态度。

尽管面临如此不利的局面,但英国彻底切断与单一市场一切联系的“硬脱欧”可能性依然不大。因为根本无法想象由此造成的后果。但设计新的关系绝非易事。事实上,所有人都似乎同意谈判需要的时间比欧盟条约所规定的两年要长得多。常年的恶语相向、态度强硬和不确定性对欧洲和英国都没有好处。

强硬路线已经开始造成损失——而且受损的不仅限于伦敦城。上个月,因为后英国脱欧时期的贸易和法律制度,雷诺日产成为首家宣布要重新审核对英国投资计划的大型企业。而且它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家。事实上,因为围绕英国脱欧谈判的争执不断恶化,有传闻说银行计划最早于2017年第一个月撤出英国。

欧盟设在英国的企业——占该国国外直接投资的约1/2——同样面临着很大的威胁。不仅如此,即将到来的监管变化也阻碍着在资本市场一体化等重大领域取得进展,这方面的进展可以提高生产率并释放对欧洲大陆的投资需求。

必须以冷静的头脑找到前进方向,并且要以最快的速度。最近得到多数人支持的是签署持久过渡协议,类似于欧盟和挪威的选择。这样的协议可以迅速签订,从而缓解在欧盟预算、欧洲法院管辖权和移民等棘手问题上匆忙决策的压力,并同时确立广泛的合作框架。欧盟还可以借此机会开展内部评估,包括审查迁徙自由规定的轮廓。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海峡两岸的领导人必须从悬崖边各退一步,并在谈判中保持清醒的头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政治家必须采取措施尽可能降低不确定性。英国和欧盟的所有人——包括商人、投资者或消费者——绝不能生活在一个充斥着谩骂和拉票的炼狱当中。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