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美国的坏边境税

纽约—美国也许即将开始实施边境调节税。目前控制立法和行政机关的共和党将边境调节税视为公司税改革的重要要素。边境调节税将以税收减免的形式有效地补贴美国出口商,惩罚进口商品的美国公司。据说它能改善美国的贸易平衡,同时刺激国内生产、投资和就业。这是不对的。

真相是共和党的计划有很大问题。再加上其他改革方案,边境调节税将把美国公司税变成公司现金流税(带边境调节),这将给美国公司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带来深远影响。

一些行业和企业——特别是与严重依靠进口的行业和企业,比如零售商——将面临税负的急剧增加;在一些例子中,税负的增加将超过税前利润。与此同时,出口行业和企业,如制造业,税收负担将大量降低。这一分化既无必要,也不公平。

边境调节税还将带来其他分配影响。研究表明,受其影响最大的将是收入最低的10%。但它却被包装成抵消也是共和党提出的削减公司税的影响的应对措施——公司税的削减最终有利于收入分配的顶层。

更糟糕的是,边境调节税其实不能保护美国企业抵抗外国竞争。经济学理论认为,理论上边境调节税可以让美元价值升高等于税收的幅度,从而完全抵消其对进口和出口的相对竞争力的影响。

此外,美元升值的资产负债表效应将相当大。由于大部分美国投资者持有的外国资产为外币计价,这些资产的价值总量也将蒸发数万亿美元。与此同时,高负债的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急剧膨胀的美元债务,可能引发金融风险乃至危机。

即使美元升值幅度小于边境调节税,税收从进口到国内价格的传导也将导致通货膨胀率暂时但持久的上升。一些研究认为,在边境调节税的第一年,这项新税收将使美国通胀率升高1%甚至更多。美联储可能因此提高政策利率,而这最终又将导致长期利率的升高,给美元汇率造成进一步升值压力。

但边境调节税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它将给全球供应链造成大面积破坏,而全球供应链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公司部门赖以生存的基础。边境调节税将破坏公司实现劳动力和资本配置效率最大化的能力——这是离岸化的主要动机——从而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巨大的福利损失。

边境调节税的最���一个大问题是它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世贸组织规则规定边境调节只能用在间接税上,比如增值税,而不能用在直接税上,如公司所得税。因此,世贸组织可能会裁定边境调节税为非法。果真如此的话,如果美国一意孤行,将可能面临价值高达4,000亿美元的报复措施。这将给美国和全球GDP增长造成严重打击。

那么美国实施边境调节税的可能性多大?该方案已经获得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的支持,但许多共和党参议员可能投票反对。两院的民主党可能会投票反对整套公司税改革方案,包括边境调节税。

行政机关也处于分歧状态,总统特朗普的较为保护主义的顾问支持边境调节税,较为国际主义的幕僚则反对。特朗普本人的态度模棱两可。

关于边境调节税的分歧也出现在商业界,出口多于进口的企业支持边境调节税,反之则反是。至于民众,中低收入家庭应该反对边境调节税,因为它将提高他们目前消费贷的非常便宜的进口商品的价格,尽管特朗普的蓝领票仓,特别是制造业工人,可能会支持边境调节税。

说到底,支持边境调节税的理由较弱——远弱于反对理由。尽管这有可能足以保证边境调节税无法获得通过,但美国政府中不乏强大的保护主义力量大力支持边境调节税和类似政策。即使边境调节税被拒绝,特朗普政府挑起破坏性的全球贸易战的风险依然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