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设置正确的全球目标

哥本哈根—在过去半个世纪中,总的来说世界比以前美好了很多。怀疑派会对总体改善的观点嗤之以鼻,但数据不会撒谎。如今,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让世界进一步变好。

1960年,有2,0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去。2011年,仍有太多太多的儿童夭折。但是,尽管儿童数量增加了40%,死亡数量却下降了三分之二,降至690万。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1970年,只有5%的婴儿能获得麻疹、破伤风、百日咳、白喉和脊髓灰质炎疫苗。2000年,这一比例为85%,每年可以拯救约300万生命。每一年,这些疫苗拯救的人数便超过了世界和平在二十世纪所拯救的人数。

世界最大的环境问题——空气污染大为减轻。尽管室外污染问题略有上升,但严重得多的室内空气污染问题——用污染性明火烹饪和取暖——大幅降低。自1960年以来,死于各种空气污染的风险下降了一大半。

教育也有所改善。1962年,41%的世界儿童无学可上——如今这一数字是不到10%。全球识字率从三分之一上升至三分之二。

类似地,全球生活于贫困中的人口比例从1981年的43%下降至18%。在此期间,超过三十亿人实现了脱贫。

取得如此进步原因很多——不仅仅是快速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中国)。同样起作用的还有国际合作,集中体现在联合国于2000年提出的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计划。该计划旨在到2015年建成更美好的世界。千年发展目标设立了八大领域的18个紧迫并且最容易实现的目标,包括贫困与饥饿、性别平等、教育和母婴健康等。2000年至今,全球发展援助达到了约9,000亿美元,其中2,000亿美元可以归功于千年发展目标。

如今,联合国正在思索如何将这一目标设置程序从2015年扩展到2030年。如果后续计划——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影响力与千年发展目标相当,它将分配最高7,000亿美元的资源。显然,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希望他们的问题能够上榜,目前已经提出的目标便超过了一千个,这意味着优先性根本无从谈起。

因此,弄清楚什么目标真正管用而不仅仅关注什么目标更加动听是大有裨益的。我的智库机构——哥本哈根共识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 Center)请57个经济学家团队研究了19个重大领域和大约50个目标,研究需要投入多少、可以产生多少效果,今年年底就能产生答案,而联合国确定其可持续发展目标要等到2015年年末。但这些研究已经开始,联合国很想马上就了解一些信息。因此我们请我们的经济学家就大约100个计划目标进行了快速评估。

一些目标,如推广家庭规划,是十分恰当的。这是因为避孕非常廉价,并且对个人和社会都有利。每一美元投入的回报可以提高到150美元。

类似地,我们应该专注于将营养不良情况减少至少一半,因为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合理的幼儿营养能带来一生的裨益——更好的大脑发育、更佳的学业表现、成年后更高的生产率。每一美元投入可以为后代带来近60美元的未来收益。

但联合国草案说我们应该“终结营养不良”,而经济学家警告说,尽管这一绝对目标听起来十分诱人,但有过度乐观之嫌,并且效率不高。我们无法达到这一目标,即使我们达到了,帮助最后一位饥民所需要的资源可以在别处起到更大用场。

类似地,联合国还计划终结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而尽管减少疟疾和结核病是极有意义的事业,但“消灭”目标既不现实,也不划算。

在规模标准的另一个极端,一些联合国计划目标也完全不现实,比如让每个人都获得工作机会。我们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这一目标,并且较低水平的失业是雇主能够从中招聘到工人的功能正常的劳动力市场的必要条件。相反,经济学家建议将注意力集中在降低就业壁垒、特别是针对女性的壁垒上。

其他拙劣目标则是成本大于收益。在203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比重翻番的目标听起来不错,但实施起来十分昂贵,并且效果只是减少了一丁点二氧化碳。相反,我们应该专注于让穷人获得更多能源,这已经证明是刺激增长、减少贫困的好办法。此外,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应该逐步取消许多发展中国家无处不在的丰厚的化石燃料补贴,这一补贴导致了浪费性消费、约束了政府预算。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终决定为未来15年设置什么目标是一场复杂而深刻的政治讨论,经济学家的建议无法变魔术般地解决所有问题。但提供关于什么真正有效、什么没有的证据可以让好目标更有可能脱颖而出,将差目标踢出局。

现实地说,这一方法只能排除少数甚至一个差目标,同时可能只让一个额外好目标进入最终名单。但是,考虑到世界有可能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上投入7,000亿美元,即便是微小的改变也能让几百甚至上千亿美元投入到值得的目标上。因此,帮助联合国缩小其优先选择项以包括最佳目标也许是这个十年我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