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为发展而生的能源

发自堪培拉——取舍是人生固有的一个部分,而我们都从自己的私人预算安排中认识到了这一点。为了翻修屋顶,暑假度假的支出可能不得不减少一点;点了便宜一些的葡萄酒,就可以上一些更昂贵的甜点。

取舍在环境政策中也很普遍:如果在削减某一类污染物上投入较多,那么留给解决其他问题的资源就会相应减少。比如说煤炭造成了惊人的污染,但它也提供了廉价和可靠的电力去推动发展。在过去的30年中,中国主要借助燃煤就使6.8亿人摆脱了贫困。其人均富裕程度也比过去增长了13倍有多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与此同时,北京以及中国许多大城市正遭遇着致病的雾霾,让人不禁联想到1950年代的伦敦。每年约有120万中国人因室外空气污染过早死亡。北京的空气测量数据表明,空气污染成分中有超过16%来自煤炭。世界银行估计,中国的年度总空气污染成本——由中国人表示愿意为降低死亡风险而支付的金额计算得出——竟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4%。

然而,中国的取舍带来非常大的收益。1982年中国人均年薪为585美元,去年已经达到了7958美元。而同时产生的人均环境成本则为318美元。因此不出所料,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会乐于抓住机会复制中国的增长模式——包括污染。

当然,中国可以实施更多的举措去减少空气污染。据估计如果能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暂时设立的标准,中国的人均环境损失将可减少80美元。但相比于2013年人均收入600美元的增长,这个数字就不值一提了。

尽管如此,许多生活在富裕国家的人依然会自信地宣称这种取舍是不利于穷人的。今年,美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宣布将不再为发展中国家建设燃煤电厂提供国际金融支持。当世界银行于2010年资助南非兴建迈德匹燃煤发电厂时,这些国家投了弃权票。如今,它们则会投否决票。

但迈德匹将提供南非10%的电力并防止反复停电。南非财政部长普拉温·戈尔丹(Pravin Gordhan)解释说,“为了保持增长,我们需要创造工作机会,除了建立新的发电能力,我们别无选择——而这依赖于当前我们最丰富和负担得起的能源:煤炭。”美国政府甚至承认如果没有燃煤发电厂,南���的“经济复苏,电气化,就业以及社会指标都将受到不利影响。”

能源匮乏对三十亿人——也就是几乎一半的世界人口——来说甚至更为严峻,他们在室内烧牲畜粪便,纸板和树枝来做饭和取暖。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发展中国家城市的室外空气污染可能比发达国家城市高十倍,而通过燃烧木材和粪便造成的平均室内空气污染会高出一百倍。事实上,室内空气污染每年造成350万人死亡,使其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环境问题。

世界上三十亿缺乏能源的人需要廉价的电力来做饭和取暖。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电力将由化石燃料产生。

一些环保人士呼吁采用更清洁燃烧的炉灶。虽然这可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它本质上也就是告诉穷人使用较小污染的明火在自己家中生活。此外研究也表明,在高度空气污染环境下即便显著降低空气污染也只能产生轻微的影响

其他人认为,可再生能源是必由之路。绿色能源,特别是风能,的确可以帮助非洲国家,例如为边远地区提供一些电力;而电网将使大多数人受益。根据世界银行最近一项研究,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将是非洲少数家庭成本最低的选择,即使有可能考虑在未来20年削减成本。”受欢迎的太阳能灯成本约2美元每千瓦时。如果使用水力,天然气和石油为埃塞俄比亚,加纳和肯尼亚的主要人口中心供电,电网成本可能是0.16-25美元每千瓦时。在南非,90%的电力来自煤炭,而成本仅为0.09美元每千瓦时

没错,煤炭发电将导致额外的空气污染。但室内空气污染将因电气化而消失——这种污染占了室外空气污染的16%。即使(不切实际地)假设煤炭导致了世界上所有的空气污染,我们可以使用煤炭每年为三十亿能源缺乏者生产每人250千瓦时电力,而且最终还能降低空气污染。此外通过清洁技术的应用,还可以轻易且低成本地减少90%甚至更多的煤污染。

对于很多燃煤反对者来说,全球变暖才是关键问题。根据联合国气象主席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所说,煤作为燃料的发展“对环境和人类健康的成本高得令人无法接受。”她认为,我们需要关闭地球上75%的燃煤发电厂,包括南非所有的燃煤发电厂,因为它们排出过多的二氧化碳。戈尔的气候顾问,杰姆斯·汉森(James Hansen)认为,如果我们允许发展中国家“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那么地球就完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是的,世界需要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主要通过加大对绿色能源研究和发展的投资,促进廉价和低污染页岩气的开发)。但全球变暖问题将在本世纪末导致大概价值占GDP1~5%的损失,而联合国预计那时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已增长了1400~1800 %。

同时,随着全球GDP可能呈数量级增长的影响,贫困正在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并且,太多的人虽是出于好意,但不愿意承认取舍首先是要改善穷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