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从特朗普制造的噩梦中醒来

巴黎——美国民众可以以三种方式中的一种避开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但他们是否会这样做以及何时会这样做是一个不以法律几率为转移的无法简化的政治问题。

首先,是尼克松式的方式,被斗争折磨得筋疲力尽的总统因为害怕和不愿接受身边愈演愈烈的诉讼而干脆辞职。但这能否真的成为特朗普的退出方式?他是否与这位很久以前的共和党前任一样有着忧郁的特质?是否能够想象一个孩子气、冲动和自恋的男人不经过一番挣扎就放弃地球上最强大国家的最高领袖这样一个意义超乎生命的玩具?我对此深表怀疑。

其次,1967年批准的宪法第25条修正案第4款规定了副总统和内阁可以采取行动,取代因死亡或健康原因无法继续执政的总统的程序。约翰·F·肯尼迪被刺后,如果没有因伤死亡,那么就有可能按照这项程序的规定提前四年结束任期。当罗纳德·里根总统开始表现出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迹象时,在短暂的时间内再次出现了这样的可能性。

但当前情况并不类似于上述案例。特朗普可能像他的诋毁者所说的那样反复无常、不适合执政。但他现在是不是比美国民众选他的时候情况更糟?或许并非如此。

最后还有弹劾这种补救办法,这些日子这种办法在华盛顿引发了越来越公开的讨论,伴随这样的讨论还流行一本书,那就是艾伦·J·里奇曼的弹劾案例(里奇曼是一位政治历史学家,他因为设计了一个成功预测从罗纳德·里根到唐纳德·特朗普的所有当选总统的模型而闻名于世。)

宪法第二条的弹劾程序适用于对被怀疑犯有“叛国、受贿或其他严重罪行和不端行为的总统、副总统或其他最高行政官员(或法官)的免职。”上述过程十分复杂,一般分为两个阶段:首先,众议院必须以简单多数决定指控是否严重到需要进行审判;其次,全面审判将在参议院进行,必须达到2/3的多数才能认定某位官员有罪并即刻触发撤职程序。

有两个主要理由质疑弹劾能使世界摆脱特朗普。首先是参议院的权力平衡。至少19名共和党参议员需要加入民主党阵营才能认定特朗普有罪。目前,可以有把握这样做的只有五个人。唯一两例总统弹劾的先例(包括1868年弹劾安德鲁·约翰逊滥用权力,以及1998年弹劾比尔·克林顿作伪证和妨碍司法)其结果均不尽如人意:这两者最终都被参议院无罪开释。

其次,民主党大佬们不愿看到超级保守的副总统迈克·彭斯接替特朗普倒下后所空出的职位。他难道不会享受在特殊情况下入主椭圆形办公室的近期副总统(林登·约翰逊接替肯尼迪;杰拉尔德·福特接替尼克松)所享有的同样恩惠?而且如果他继续任职,不仅完成特朗普余下的任期,而且再次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四年连任?

所有这一切都合乎逻辑。但从约翰逊、福特甚至克林顿之后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后现代民主国家,有且只有一个大佬:那就是公众舆论。而且公众舆论有其自身的运作逻辑。美国公众对几乎每天爆出的利益冲突新证据究竟能忍受多久,首先是向中国投资者发放许可证,而后在总统初选的高潮期间,授权��朗普品牌被用于水疗、豪华酒店和其他房地产项目?

该如何处理特朗普及其同伴(包括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及其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与俄罗斯的金融联系?俄罗斯寡头可以挥舞什么样的筹码,2004年,特朗普陷入破产时,俄寡头代替将其列入黑名单的美国银行对他的公司进行资本重组并在事先未亲临现场的情况下高价收购了特朗普世界大厦的豪华公寓?难道所有这一切最终都不会带来损失?

最后还有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所代表的严重妨碍司法,后者的主要过错似乎是拒绝将特朗普从他对2016年竞选期间克里姆林宫干涉罪行的调查中排除出去。选民们将如何解释注定要浮出水面的该死真相,现在科米的前任罗伯特·米勒已经被任命为调查俄罗斯和特朗普竞选活动联系的特别顾问。

公众的厌恶情绪正在不断累积。由马萨诸塞州律师约翰·博尼法兹组织的弹劾特朗普的请愿活动已经搜集了超过一百万个签名。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选民在有事实证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与俄国共谋影响选举结果的情况下希望看到特朗普辞职。越来越多的选民现在正在告诉他们的代表,这些代表如果想要避免危及自身的当选机会迟早不得不开始倾听。

对特朗普而言,真正的危险将会在被他迷惑和俘虏的选民开始攻击他时降临。正如从柏拉图到托克维尔等精明的政治观察家所充分证明的那样,越受这样的群体掌控他们就愈加如影随形。

最坏的情况永远不是不可避免。但愿民粹主义浪潮的乌合之众再次成为伟大的美国民众和市民。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特朗普将成为历史。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