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真性情领导力

科伦坡—今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是“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但对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竞选的一个可能的解读是如今选民更多地关注“真性情”而不是“勇于担当”。选民对特朗普关于敏感话题的鲁莽评论趋之若鹜,因为他说出自己的想法,坦诚面对自己。普通政客总是说“正确”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包装好在演戏。

但真性情就一定要鲁莽吗?或者,“政治正确”的行为可以以鲁莽的形式出现,只要它能规避难题、聚焦于更容易论证而不是正确的内容吗?真性情是否包括直面焦虑和痛苦?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认为,自由和担当与焦虑和痛苦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

这些问题对于经济决策者很重要,对其他所有人也同样重要。决策者完成任务可以通过两种完全不同的方法。第一种范式将经济政策视为一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最佳实践。你采取得越多,他们(投资者)来的也越多。

另一种范式将政策视为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各个社会都有各自独一无二的特征、约束和目标,因此政策也必然是异质的:路是走出来的。这并不意味着应该否认从他人的经验中学习;但照搬的模仿必然导致低效甚至更加糟糕的情况。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引进针对根本不存在的问题的解决方案,而真正的问题继续恶化。

哥伦比亚和巴拿马可以说明这两种方针之间的对比。在最近的大部分时间里,哥伦比亚经济决策一直由两个目标推动: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2012年生效)和加入经合组织(2013年开始谈判)。(诚然,其他重要计划包括和平进程和扩张道路系统等,但严格讲这些不属于经济政策。)

与此同时,哥伦比亚的主要增长障碍——很可能是石油价格下跌背景下的出口乏力——没有得到解决。尽管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以及2014年以来比索38%的贬值幅度——对美国出口仍不见起色:总量没有增长占总出口之比反而下降,并且更加集中于石油、咖啡、黄金和花卉传统产品等。

这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墨西哥出口的影响形成了鲜明对比:自1994年生效到2000年,墨西哥对美出口增长了两倍,从50亿美元增加到150亿美元。此后十年,越南在没有签订大型贸易协定的情况下实现了规模更大的出口繁荣。显然,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墨西哥成功的关键;但阻止哥伦比亚成为更加成功的出口国的绝非自贸协定所能解决的交易成本问题。

但这些问题也很难通过加入经合组织而解决。经合组织要求采取大杂烩式的改革,这将影响到公司治理、私人保险市场、薪酬政策、统计数据、医疗、技术、农业和其他许多监管领域。直截了当地讲,这些改革是否能够培养出新的出口产业集群、助推哥伦比亚前进完全是碰运气。

现在我们来看看巴拿马——2004—2014年大宗商品价格繁荣期间它是拉丁美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巴拿马年GDP增长平均为8.2%,尽管它并未从哥伦比���和大部分南美国家获益良多的大宗商品大繁荣中直接获益。现在,这场繁荣已经结束,巴拿马仍能保持5%的增长率,而哥伦比亚已经接近衰退

巴拿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1999年巴拿马运河收归国有后,决策者开始思考如何最大化运河的潜在溢出效应。最终,他们将美国军事基地改造为经济特区。他们颁发特别许可权用于建设新港口,以便利运河周边的物流活动。他们开发机场以支持根底私营航空公司COPA成为地区性企业。他们将7%的GDP用于扩建运河,并于2016年完工。他们还制定了特殊的税收和移民机制以吸引跨国公司前来建立地区总部。巴拿马领导人还授权建造穿越巴拿马地峡的输油管道,连接两端的港口设施。

再加上已经存在的科隆(Colon)自由贸易区和国际金融中心,所有这些最终形成了整体大于局部之和的效果。机场、新港口、物流设施、银行和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之间的协同效应创造了服务业出口和投资的发繁荣,奠定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美食、艺术和旅游业随之繁荣。

由此带来的非住宅建设繁荣不但有助于吸收离开农村地区的劳动力,也大大降低了不平等程度。在这一服务-出口拉动的增长战略中,技能短缺并没有成为主要问题,这要归功于非常开放的移民政策让巴拿马能够利用哥伦比亚和其他国家留不住的人才。

这两种方针之间的对比是鲜明的。哥伦比亚决策者希望采取最佳实践立法和监管能够起到吸引效果。如果不成功,他们仍能收获外国机构的掌声。

相反,巴拿马冒着风险设想了一些重要的战略性出口导向型投资,然后将精力集中于实现这些投资的条件。在许多例子中,项目的落实依靠私人部门。但在必要时决策者也绝不回避大型战略性公共投资,比如运河扩建计划和机场。他们所采取的特殊税收制度和其他政策可能令一些经合组织国家汗颜。但是,这显然帮助创造了一个生态系统,使巴拿马能够吸引众多《财富》500强公司。

真性情领导力需要致力于真正的目标。但是,要实现它们,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可用。为具体问题量身定制政策,不忽视来自历史和其他国家的教训,拥抱风险,顺势而为的领导人未必会因此而焦虑。

说到底,真性情并不一定意味着特朗普式的鲁莽。但抛弃经济目标、模仿他人的方法不但是假惺惺,更是严重的无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