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s337_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_us ballot election 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美国的第三次复兴

纽约—美国是一个国家,两种文化。第一种文化带来了奴隶制、土著灭绝、执行白人至上主义的“种族隔离”法律,以及前总统特朗普的霸凌、撒谎和残忍(以1月6日的国会暴动为高潮)。第二种文化带来了解放、公民权利运动、奥巴马总统以及如今的拜登当选。白人至上主义文化——越来越少的少数美国人秉持这一文化——一贯将权力基于暴力和选民压迫。因此,当前的选举权之争便是美国的未来之争。

两种文化的斗争正在整个国家和华盛顿展开。拜登的获胜刺激白人至上主义者加码选民压迫。共和党自知无法在公平选举中赢得国家权力。因此,在共和党控制的州,立法机关正在实施新措施限制选民参与,目标直指非白人。另一方面,在华盛顿,包容文化正在国会推动自20世纪60年代最为重大的选举权改革,旨在确保所有美国人都能投票。

选民压迫向来是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工具。最生动的描述莫过于1935年杜博斯(W.E.B. Du Bois)发表的《美国的黑人复兴》(Black Reconstruction in America),杜博斯悲痛而全面的讲述了非洲裔美国人在美国内战(1861-65年)期间英勇的自由斗争以及复兴年代(1865-77年)间通过教育和努力工作而得到完全解放,成为公民。但这一解放被南方白人的暴力和恐怖主义,以及许多北方白人的冷漠和种族主义悍然打断。复兴时期后南方种族隔离体制的核心便是压迫非洲裔美国人不得投票,这是对宪法的公然践踏。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0RGkj5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