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ikal5_STRAFPGetty Images_kabul STR/AFP/Getty Images

与塔利班实现和平是否可能?

堪培拉——尽管美国和塔利班之间正在进行和平谈判,但阿富汗的血腥冲突继续给该国民众造成沉重的打击。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最近在喀布尔一次婚礼上制造的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超过60人死亡、近200人受伤,残酷地提醒人们阿富汗困难的安全局势。此次袭击还表明塔利班并非助推冲突的唯一武装反对派。因此,美国和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不太可能带来任何喘息之机。

美国塔利班多哈谈判——阿富汗政府并未参与——大致与前两次和平进程相当:诞生1973年1月美国与北越和平协议的巴黎会谈;以及产生1988年日内瓦协议的谈判,当时的协议签署方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政府与苏联,由美国充当担保人的角色。

上述两份协议旨在实现美国和苏联从无法打赢的战争中“体面地”撤军,方法是通过实现上述冲突的“越南化”和“阿富汗化”。这两份协议的目标均未能实现。

到1975年,苏联支持的北越军队占领了南岳,并以此来羞辱美国。1992年,美国支持的阿富汗伊斯兰抵抗力量圣战者组织导致苏联在喀布尔建立的共产主义政权崩塌。

虽然北越人很快成功实现了国家统一并恢复和平,但阿富汗的局势却更为糟糕。社会和政治分裂的圣战者组织很快调转枪口互相攻击。而巴基斯坦则抓住机会通过培养极端主义塔利班分子来推动其地区利益,塔利班势力于1996~98年征服了阿富汗绝大部分地区并实行严格的神权统治。

塔利班反过来庇护曾在201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美国的基地组织。这促使美国在北约和非北约盟国的支持下于次月干预阿富汗,目的是摧毁基地组织并推翻塔利班政权。由美国领导的部队迅速驱散了基地组织领导层并结束了塔利班统治,但却未能彻底击败任何一个组织。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成员在美国干预后不到两年时间就卷土重来,并由此导致美国和盟国部队陷入到低级别但却代价昂贵的叛乱之中。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现在,经过近20年的战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拼命想要美国从一场看似无法打赢的战争中脱身——与塔利班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似乎是最好的方式。特朗普阿富汗和解问题特别代表,阿富汗裔美国人扎尔迈·哈利勒扎德自2018年9月起一直在进行穿梭外交,这与时任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1973年阿以战争后实现中东和平的失败努力有着某种诡异的相似之处。

哈利勒扎德刚刚开始在多哈与塔利班代表进行第9轮谈判。此外,他与阿富汗政府和非政府领袖以及区域和国际主体已经进行了多次会晤——但这其中不包括伊朗,美国与伊朗正陷入到敌意不断深化的死循环当中。

哈利勒扎德主要关注四大相互关联的目标:撤出当前进驻阿富汗所有外国军队的时间表;塔利班承诺防止在阿富汗国土上对美国发起敌对行动;塔利班与被其视为“非法”和“傀儡”的阿富汗政府进行直接谈判;以及在阿富汗全境实现停火。

但尽管哈利勒扎德可能最终能够与塔利班就前两个目标达成一致,但谁也不能担保美国在和平谈判中的伙伴国将协助其实现其余两个目标。阿富汗政府的脆弱和内部分歧将导致塔利班在任何权力分享协议中占据上风,尤其是在美国和盟国军队离开之后。而且无论独自还是共同掌权,塔利班能否控制其他武装反对团体(其中最主要的是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抑或赢得阿富汗多元化民众的跨派别支持都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塔利班是普什图族人,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以及他周围许多支持者均来自吉尔扎伊部落。无论吉尔扎伊还是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的敌对杜兰尼部落都无法得到非普什图族群的信任,而恰恰是这些人(尽管他们自身之间存在分歧)共同构成了阿富汗最大部分的民众。所有阿富汗族群均与邻国拥有广泛的跨境关系,这导致局面进一步复杂化。

与此同时,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对阿富汗境内任何人都没有忠诚度。该团体于2015年开始行动,据称大概拥有2,000名战士(包括一些塔利班叛逃者),一直以制造混乱和破坏为目标。他们一直以来都要对发生在阿富汗全境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尤其是在喀布尔,而且主要是针对平民目标。

特朗普任内美国和盟国军队的任何撤军行动,无论分阶段抑或采取其他方式,都必须考虑到阿富汗的实际情况。否则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由于和平进程和阿富汗局势的演变方式,匆忙的外国撤军将会导致像此前苏联撤出阿富汗和美国撤出越南那样的惨败结果。

为避免发生这样的灾难,美国及其盟国需要至少再在阿富汗驻军十年之久。但特朗普却匆忙撤离,并认为加强中情局在阿富汗的存在就能实现西方部队无法实现的目标。事实更有可能证明这不过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

https://prosyn.org/R00ZkhA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