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如何养活世界

布拉格—从远古时代开始,饥饿一直困扰着人类。几乎所有主要社会都受到饥荒影响;有人估算,从公元前108年到公园1911年间,每一年中国都至少有一个省出现旱灾或洪灾导致饥荒的情况。但与饥饿的斗争是一场人类最终能够取得胜利的斗争。

二十世纪最后四分之一的谷物年产量要比此前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高,而今年的谷物产量更是要高于历史上任何一年。自1992年以来,全球饥民数量减少了两亿多,尽管人口数量增加了近二十亿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仍有诸多挑战。平价营养食物是所有人类最要紧的事,而有九分之一的人类仍然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保持健康。今天的73亿人口预计到2030年将变为85亿,到2050年将变为97亿,食物需求也将相应增长。随着有更多的肚子需要填饱,食物供给的压力将来自冲突、经济动荡、极端天气事件、气候变化等。

拜种子改良、新化肥和杀虫剂、信用渠道畅通化以及技术突破所赐,农业生产率获得了极大的提高,并成为减少饥饿的主要推动力量。从1930年到2000年,美国农业产出翻了两番,农业生产率增长比制造业更快。发展中国家也开始分享这些收益:1960年,它们的化肥消费占比可以忽略不计,到2000年,它们的化肥使用量已经超过了工业化国家

世界银行发现,农业生产率增长对减少贫困的作用是其他部门生产率增长的四倍。那么,我们如何保持这一势头?

研究和开发投资至关重要。据由我领导的哥本哈根共识中心所做的研究,未来十五年在农业研发上增加880亿美元投资每年能够多提高0.4个百分点的产量增长,让7,900万人摆脱贫困,让五百万儿童免于营养不良。实现这些目标相当于实现3万亿美元的社���公益,即每一美元支出带来34美元的巨额回报。

科学突破也在战胜具体的营养挑战方面起着关键作用,比如维生素A缺乏症,它是引起可预防儿童失明的主要原因。罗伯特·姆万加(Robert Mwanga)因为在用富含维生素A的品种大量替换乌干达农村穷人日常实用的甘白薯(维生素A含量很低)方面所取得的鼓舞人心的工作而被授予世界粮食奖

另一个增加农业生产率的方法是通过劳动力。哥本哈根共识中心研究者在考察孟加拉国应对全球变暖的方法时发现,增加农业劳动力生产率“是加强孟加拉国面对气候变化的恢复力、实现长期发展目标的唯一方法。”在二十年的时间里对每位工人投资大约9,000美元能够让农业生产率提高10%。

孟加拉国的例子很有说明意义,因为它极易受到洪水和气候变化影响,而其农业生产率也落后于其他发展中和中等收入国家。毫不奇怪,孟加拉国总理办公室正致力于引领全球创新,建立了一座共享最佳实践和思想的农业创新实验室

哥本哈根共识中心与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组织BRAC合作了解孟加拉国农村地区人口——包括BRAC共组人员与之近距离共事的“极端贫困”人口——想要什么政策。这些劳动者、家庭主妇和其他人员每天的生活费不超过0.6—0.7美元,他们的声音很少在政策讨论拥有一席之地。

在孟加拉国偏远地区的九个论坛上,参与者一边倒地发出一个声音,提出了同一个政策重点要求:提高农业生产率。“众所周知,朗布尔(Rangpur)地区存在孟加(monga)问题”,朗布尔省钱德帕拉(Chandpara)的一位当地人如是说,“孟加”是孟加拉语,指年复一年发生的季节性饥饿现象。“我们的人一天吃不上两顿饭——我们需要提高农业生产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一位木吉玛巴德(Mukimabad)村民持有同样观点:“我们需要抗盐碱和洪水的庄稼和种子,这样我们才不会死于食物短缺。”

人类可以打赢与饥饿的战争。人类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世界需要更多农业研发和更高的生产率。孟加拉国北部偏远地区布拉马普特拉河附近的德克霍拉(Deukhola)的一位农民尖锐地指出,“我们的生存就系于此。”聆听能让我们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