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 walks on crutches at Mulago hospital in Kampala SUMY SADURNI/AFP/Getty Images

非洲未来的癌症威胁

芝加哥——当今非洲最紧迫的公共卫生挑战之一也是报道最少的:那就是癌症,世界各地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每年都有约650,000非洲人被确诊患有癌症,并有超过50万人因这种疾病而死亡。未来五年内,非洲可能每年都有超过100万人因癌症死亡,死亡率激增将使癌症成为非洲大陆最主要的致死疾病。

在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人们在打击致命传染病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步。近几十年来,国际和地方合作已成功将非洲的疟疾死亡人数降低了60% 、几乎完全根除了小儿麻痹症,并延长了数以百万计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非洲人的生命。

不幸的是,在抗击包括癌症在内的非传染性疾病(NCDs)的过程中并没有取得类似的进步。今天,癌症在发展中国家致死的人口数量比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加起来还要多。但由于非洲仅获得全球癌症预防和控制资金的5%,遏制癌症的努力根本赶不上这种疾病的蔓延速度。正如全世界联合起来帮助非洲遏制传染病爆发一样,必须采取类似的手段来遏制这场癌症危机。

癌症患者生存需要许多东西,但及时得到专家、实验室和补充诊疗意见却是最基本的。但在非洲绝大部分地区,廉价的药品、训练有素的医生和护士都极为短缺,这意味着患者很少能够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护理服务。平均而言,非洲国家每百万人口仅有不到一位训练有素的病理学家,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无法在癌症尚可治疗期间获得准确的诊断服务。按照芝加哥大学肿瘤学家Olufunmilayo Olopade的说法,非洲的癌症诊断“几乎总是致命的”。

建设能够管理传染性疾病、同时也能提供优质癌症护理服务的医疗保健系统需要在时间、金钱和专业知识方面进行巨大的投入。幸运的是,非洲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头。过去的各项计划——如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美国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济计划以及世界银行东非公共医疗实验室联网计划——都已经极大拓展了非洲大陆的医疗基础设施建设。非洲各国也在强化药品供应链、改善医疗培训并提升诊断网络的服务质量。

但非洲人仍然无法独自面对这样的威胁。我所在机构美国临床病理学会因此正在与其他全球医疗保健创新机构合作来遏制非洲地区癌症危机的蔓延势头。我们已经与美国癌症协会(ACS)和诺华制药展开合作,支持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四国的癌症治疗和检测工作。我们已经一起将重要诊断工具“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法”带到了7家地区实验室,我们希望这样可以更及时地作出癌症诊断并极大地改善护理质量。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美国癌症协会还培训非洲专业医疗人士如何进行活检和化疗,以补充上面所提到的技术性工作。这项由诺华资助的计划被视为有可能向其他区域国家拓展的一项试点工作。

最后,我所在机构正在倡导在国家医疗保健计划工作中强化癌症治疗的指导原则,我们认为这样的条款规定能在改善医疗效果的过程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上述条款与美国癌症协会-克林顿联合健康计划相结合,以扩大癌症治疗药物的普及度

当世界各国意识到艾滋病毒/艾滋病、小儿麻痹症和疟疾等传染性疾病在非洲肆虐,我们制定了行动计划并积极付诸行动。今天,人们必须推进类似的全球工作,以确保每位被确诊患有癌症的非洲人都能得到所需的治疗服务。现在和当时一样,非洲政府、医疗服务提供商、制药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合作决定了抗击癌症能否取得成功。

地球上没有哪个地方不对癌症诊断充满恐惧;无论哪里的患者得到消息,对接受者及其家庭来说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但地理位置永远不应成为患者与癌症斗争的决定性因素。癌症作为非洲沉默的杀手已经太久,而面对这场危机全球医疗界绝对不应再保持沉默。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VvyJtI3/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