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berg11_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_afghanistanwoman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阿富汗被遗弃的妇女

纽黑文—由于新冠疫情和其他灾难,许多人将2020年称为“圣经中的一年”。然而,现在,我们开始看起来像是处于“圣经中的十年”。西欧的洪水、希腊和土耳其的野火以及新冠病毒的德尔塔变体和Mu变体等灾难正让我们的星球和传统生活方式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然而,今年,今年没有什么比得上阿富汗1900万妇女正在遭受的悲剧。当我们这些发达经济体的人思考我们现代社会的过激行为时,阿富汗妇女面临着重新陷入黑暗时代的严重威胁。

和期望的一样,国际媒体强调了这些风险,许多媒体提醒着我们阿富汗妇女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下遭受的压迫。塔利班的回应是保证妇女的权利——特别是她们的工作和接受教育的权利——将得到尊重,只要她们符合伊斯兰教法下的伊斯兰社会的价值观。未来几个月就知道他们是否会信守承诺。

人们只能希望阿富汗的新统治者们会信守诺言,抵制他们内部的落后势力。这样做将是一个聪明的策略,不仅因为这将为他们在国际社会上赢得好感,还因为这将是一项良好的经济政策。一个压迫妇女的社会就是一个自毁前程的社会。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促进两性平等不仅有利于妇女,而且有利于整个经济。顶级经济学期刊之一《经济计量学》2019年的一篇有影响力的论文显示,职业性别差距和不公现象的减少有助于更有效地分配人才,并在美国产生了可观的生产率和福利收益。作者将1960年至2010年间总人均市场产出20-40%的显著增长归因于人才配置的改善。

消除性别和其他形式的歧视可以在发展中国家产生更大的收益,其中许多国家资源分配严重不当,生产力低下。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我和弗吉尼亚大学的高拉夫·奇普伦卡尔(Gaurav Chiplunkar)发现,仅仅消除女性创业的障碍就可以在印度产生相当大的总生产率提高。如果性别平等扩大到经济活动的所有方面,好处可能会大得多。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显然,当一个经济体的一半人口不受限制地发挥其技能和才能时,该社会就有更好的机会实现其全部潜力。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乔纳森•D•奥斯特里在2018年所认为的那样,将女性排除在经济活动之外,会阻止一个国家从男女劳动力互补中受益。

甚至在最近喀布尔政权更迭之前,阿富汗妇女的前景就很暗淡。这方面的一个迹象来自世界银行的“妇女、企业和法律”(WBL)评分,该评分衡量法律上性别歧视的程度,因为它影响到妇女的经济机会。100分表示男女完全平等(根据法律);零分表明妇女没有给予男子的任何权利。2020年,阿富汗的WBL得分为38.1,而全球平均得分为76.1,南亚地区平均得分为63.7。

世界银行通过采访每个国家的法律专家收集一些信息,根据这些信息得出WBL评分。WBL涵盖了几个主题,包括与流动性、工作场所的待遇、薪酬、婚姻、父母责任、资产、创业精神和养老金有关的制约因素。但其只涵盖纸面上的法律,而不包括其是否实施,也不涵盖在许多国家发挥同样重要作用的文化和社会性别规范。尽管如此,各国WBL得分的比较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

阿富汗2020年只获得38.1分,这意味着意味着,即使在塔利班卷土重来之前,那里的妇女在该指数涵盖的几乎每一个类别中都面临严格的法律限制。例如,妇女仍然不被允许像男子一样外出旅行或选择居住地点。但这并不是说,自塔利班上次掌权以来的20年里,该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尽管面临着巨大的政治挑战,但妇女的权利在一些重要领域扩大了。例如,2015年的一项法律允许妇女以与男子相同的方式申请护照,从而为她们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

在最近跟别人合作写的文章中,我认为,虽然伊斯兰教法对妇女施加了一些限制,但这不一定代表在法律上的性别平等方面没有取得进展。事实上,一些作者认为,父权制文化往往是赤裸裸的性别不平等背后的原因,而不是伊斯兰法律。在这方面,突尼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如何将家庭领域的两性平等纳入伊斯兰教法的范围。2020年,该国的WBL得分为67.5,显著高于中东和北非地区51.5的平均水平。

让我们希望塔利班不会让过去20年的小收获化为泡影。如果他们坚持他们的新承诺,他们将赢得一定程度的国际善意,并改善阿富汗的经济发展前景。就国际社会而言,各国必须继续施加外交、政治和经济压力,以确保该国妇女不会再次被遗弃在悲惨的命运中。

Translated by Hu Youwe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l1fewa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