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为叙利亚设置禁飞区

布鲁塞尔—在对国际关系的解读上有一句烂大街的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有时这句话是对的,通常它是错的。

三十年前,阿富汗圣战者在与苏联侵略者做斗争时错误地与西方交了朋友。然而站在现在看待此后发生的一切,却道教条害死人。

叙利亚危机的深化,以及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创造了一个类似的动态和困境。但西方不需要冒犯同样错误、接受同样错误的选择的风险。

让我们从首要原则开始。刚刚在叙利亚出现的大规模使用化学武器现象必然是局面改变器。尽管拥有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技术上并不违法,但大部分国家加入了1993年化学武器公约,而叙利亚拒绝在该公约上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