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zman15_Muhammed Emin Canik_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argentina protest Muhammed Emin Canik/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债务与疾病

布宜诺斯艾利斯—毫无疑问,COVID-19疫情将被铭记为现代资本主义史上最困难的时期之一。但不同国家各有各的困难,这反映在各国政府所采取的政策中。而困难最大的莫过于高负债国家。

在阿根廷,疫情正逢国家信用渠道耗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启动并完成了主权债务重组,这次重组第一次考验了2014年成为市场新标准的集体行动条款(CAC)。

回到2016年,在与“兀鹫基金”进行了漫长的斗争后,阿根廷最终恢复了国际信用市场进入资格。兀鹫基金是一类债券持有人,他们乘虚买入受困债务,在重组过程中持有,然后提起诉讼获得比受重组债券持有人更优的待遇。阿根廷遇到的困难突显出解决主权债务危机的国际架构的失败,为改革奠定了基础。2014年年底,联合国大会发布流程建立正式的主权债务重组框架;在2014年国际资本市场协会的支持下,集体行动条款此后将要求少数派遵从合格多数的决定。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Subscribe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https://prosyn.org/iFYjZV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