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wei22_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_WTOredlight 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如何重振WTO

发自纽约—2019年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18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自此以后WTO不再拥有一个正常运转的上诉机构来裁定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争端。那么世贸组织为何会走向内部崩溃,又还有机会在一切为时已晚之前被复活过来吗?

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前,许多人担心授予该国成员资格会令该组织走向覆灭,原因有三:首先,怀疑论者声称中国可能大肆违反规则,以至于针对该国的上诉案件激增,最终压垮由七名法官组成的上诉机构;其次,中国可能会通过对其他国家提起大量潜在无意义上诉案来表达自身不满,这也超出了该组织的能力范围;最后,中国可能会无视WTO的任何裁决,从而损害了该体系的信誉和效用。

然而上述三点都并未发生。自2001年底起,提请WTO裁决的349宗贸易争端中以中国作被告的仅有44宗,占总案件数的12.6%,与2018年中国在全球出口中所占的12.8%份额相符。而有趣之处在于该数字要少于同期起诉美国的99宗和起诉欧盟的52宗。对此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一直在依据——甚至超出——其入世协定条款不断减少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并放宽投资限制。事实上在此期间也很少有国家能拿出中国这样的力度去减少此类壁垒。

同样,中国也并未化身为一个过于激进的上诉方。自2001年12月以来中国总共向WTO提交了21宗上诉案,占总数的6%,低于其2018年在全球进口中所占的10.8%份额。而令人瞩目之处在于这一数字也大大低于美国和欧盟分别提交的55宗和46宗。

世界各大国往往都不具备遵守世贸组织裁决的完美记录。但是自2001年以来起诉中国的44宗案件中,其他国家不得不再次求助WTO以确保中国切实履约的案件仅有2宗,而同期针对美国的99宗案件中却有15宗要再次上报。

世贸组织允许各个成员国利用自身国家体系来执行贸易规则,尤其在补贴和倾销(以低于成本价出售)的贸易规则方面。这可以广义地解释为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框架的一部分。借助2017年的数据,我们发现所有WTO成员国对出口国提出的反倾销和抵消(反补贴)案件数量(其对数值位于下图的垂直轴上)会随着出口方收入水平的提高(由水平轴上的对数值显示)而趋于下降。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图表]

图表上的每个蓝点都代表一个WTO成员经济体,黑色实线代表国际平均值(参照除中国之外的所有成员经济体绘制)。由此展现的数据模式非常清晰:随着一个国家变得更加富裕,针对它的反补贴或反倾销案件也越来越少。这可能是因为较富裕的国家会更加遵守规则,或是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而不太可能惹来抱怨,又或是这两项因素的某种结合。

在这种国际格局下,我们可以检验其他国家是否认为中国是一个特殊问题。为此我们将1995~2017年间所有其他WTO成员对中国出口商提出的反倾销/反补贴案件总数(相对于中国出口量)叠加在同一张图表上。自从中国于2001年入世以来此类案件相对于出口量的数量随着中国收入的增加而下降,也与国际平均经验所预期的相吻合。换句话说,跨国比较数据表明中国并不会带来什么特别的问题(当然中国的体量意味着针对中国上述案的绝对数量较大。)

直到最近的事件之前,从未有人想过美国这个世贸组织规则的主要制定者会选择扼杀该组织的上诉机构。但这一切似乎正在发生。自2017年以来,随着该机构几位在任法官的四年任期陆续届满,美国有计划地否决了其他国家提名所有继任者,而这样做显然是想让该体系陷入停摆,直到其他国家同意根据美国的喜好去更改规则。

任何WTO争端解决小组都至少配备三名法官。因此随着上诉机构余下的三名法官中的两名于12月10日卸任,该组织的“最高法院”现在已经功能性灭亡。

自WTO于1995年成立以来,全球GDP已经累计增长了近250%,而全球贸易额则增长了约270%。而一个专业且客观公正的国家间贸易争端裁决程序则是成功的关键。因为在双边或区域贸易谈判中大国总会比小国拥有更大的议价能力,所以该程序有助于营造一个有利于绝大多数世贸组织中小型成员的公平竞争环境。

复兴世贸组织将需要改变其规则。也许应该以多数或绝对多数投票去任命上诉机构法官,从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阻止被提名人。此外根据贸易量的增长,该机构可以扩展为15名法官并延长其任期,或者可以暂时延长最后三名法官的任期。

但是这些措施都是不够的。美国,中国以及其他国家还必须在国有企业、政府采购,反倾销案件和数字贸易方面更新WTO规则。而无论这些国家希望进行何种改革,扼杀该组织的争端解决体系都不会是解决方案。

https://prosyn.org/YXooOfw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