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非空想主义者辩护

牛津—玛格丽特·撒切尔去世后,很多最新纪念文章称赞她是带来伟大变革的“转型”领袖。经常被提到的还有她的美国转型同侪罗纳德·里根。但更有趣的比较是把她和另一位美国总统放在一起——老布什。

尽管通常被贬低为“事务性”管理者,老布什却拥有着过去半个世纪的最佳外交政策记录。他的政府让冷战结束,目睹了苏联的解体,让德国在北约框架内实现了重新统一——所有这些都没有使用暴力。与此同时,他领导了广泛的由联合国支持的联盟,击退了萨达姆·侯赛因对科威特的入侵。他在任何一个方面稍有闪失,当今世界就会糟糕得多。

尽管他主导了重要的全球转型,但就个人而言,老布什并没有转型目标。在德国重新统一的问题上,它坚持撒切尔和其他人的意见,显然偏向于他的朋友、德国总理科尔而不顾公平。1989年10月,老布什响应科尔的呼吁,公开声称他不“同意一些欧洲国家对重新统一的德国的担心”。

与此同时,他小心翼翼地让科尔和其他人主导形势发展。当一个月后柏林墙倒掉时(部分是因为东德的错误),老布什因其反应太过低调而受到批评。但老布什深思熟虑地选择不去羞辱苏联,也不幸灾乐祸:“我不会在柏林墙上手舞足蹈,”这就是他的反应——堪称领袖心理智慧的样板。如此自我克制帮助他成功地在一个月后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举行了马耳他峰会。冷战静悄悄地结束了,随之而来的苏联帝国的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