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ircase viewed top-down to reveal Fibonacci spiral.

物理学为何是美?

纽约剑桥—十九世纪物理学家赫兹曾经描述道,他觉得构成电磁学基础的麦克斯韦方程组“拥有独立存在和自己的智能,它们甚至比其他发现者……都跟聪明,我们从它们身上得到的比我们最初投入它们身上的更多。”此后不久,爱因斯坦将玻尔的原子模型称为“思想界最高的音乐形式。”更晚近一些,已故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费曼这样描述他所发现的物理学新定律:“你可以从它的美和简单中认识真理。”类似的感觉在现代物理学家中间无处不在。

想当然永远无法创造出能用的iPhone、冥王星照片和原子弹。被总结为一小撮数学上精确的定律的物理学毫无争议是有效的。但许多“有效”的东西并没有激起类似于对自然基本定律的崇拜的情感。

物理学定律的美首先植根于它们的对称性(symmetry)——这里意味着不变之变的可能性——一个精确的,但几乎是神秘的概念。正如圆可以绕其圆心旋转任意角度,让圆上所有的点改变位置而不改变圆本身的形状,对称定律适用于变化的情况而不必作出变化或失去有效性。比如,狭义相对论认为,当我们从匀速运动的平台看世界时,物理学基本定律不会发生改变。类似地,所谓的时间平移对称性描述了物理学定律在时间上的一致性:就算天荒地老,定律依然不变。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fter entering your email, you'll have access to two free articles every month.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subscribe now.

required

By proceeding,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Terms and Conditions.

Log in

http://prosyn.org/GMZbIPk/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