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世界政治的荒年

纽约—从十几岁开始,我就着迷于国家政策的排列和阴谋。如今,我开始关注更广泛的政治趋势以助理解全球经济问题。

这些趋势之一是欧洲民主国家显而易见的政治碎片化和极化。边缘运动——其中一些在现有政治结构内部进行,也有一些寻求建立新政治结构——正在给传统政党制造压力,增加它们动员支持者的难度,有时还会造成名副其实的伤害。老牌政党急于证明自己并不软弱,在与它们合作的问题十分谨慎。

由此所造成的在当今重要问题上的拒绝合作形成了巨大的经济政策影响。曾经,决策通过政治中心的谈判形成——这也是西方民主长期以来的“锚”——而如今日益受到极左和极右顽固势力的影响。

必须说,这一方针偶尔也会产生突破——有好也有坏。但总体结果是政策瘫痪,甚至连最基本的经济治理要素都受到影响(如积极地通过美国预算)。不消说,国内治理和政策挑战越大,地区和全球合作也就越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