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aganda poster for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GraphicaArtis/Getty Images

中美冲突的性质

克莱蒙特,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正在逐步展开,在大部分观察家看来,开展动因是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护主义信条产生了碰撞。但这一解读没有考虑一个关键发展趋势:美国几十年来的对华政策的结束。

贸易纠纷不是什么新鲜事。当盟国之间发生这样的纠纷时——比如20世纪80年代末的美国和日本——一般可以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经济。但如果它们恰好是战略对手——比如今天的美国和中国——故事就有可能不是那么简单了。

在过去五年中,中美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中国越来越转向极权主义——顶峰是今年3月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并追求中央集权式产业政策,如“中国制造2025”计划。

此外,中国继续在南海造岛,以改变领土事实。它还在推进其一带一路计划,挑战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野心昭然若揭。所有这些让美国相信,其对华政策彻底失败了。

尽管美国还没有制定出新的对华政策,但方向是明确的。去年12月公布的最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1月公布的国家防务战略指出,美国现在将中国视为“修正主义力量”,准备遏制中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取代美国”的计划。

这一战略目标决定了美国最近的经济动作,包括特朗普“狮子大开口”要求中国在两年内将对美贸易盈余减少2,000亿美元。此外,美国国会即将通过一项法案,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还在计划限制中国学生到美国大学学习尖端科学和技术的签证。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当前的贸易纠纷并非只关乎经济,这一事实使这场纠纷变得更加难以管理。在短期,中国也许能够在做出重大让步又十分幸运的情况下避免贸易战,但美中关系的长期轨迹几乎肯定伴随战略冲突不断升级,甚至有可能爆发全方位冷战。

在这一情形中,遏制中国将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组织原则,双方都将把经济相互依存视为不可接受的战略污点。对美国来说,允许中国继续进入美国市场,获得美国技术不啻在经济——接着是地缘政治——上引颈就戮。中国也是如此,经济和技术上脱离美国独立不管代价多么高昂,都将被视为实现稳定、确保战略目标的关键。

经济脱钩后,美国和中国在地缘政治竞争中也不再有理由保持克制。平心而论,两个核力量之间爆发热战的可能性仍然很低。但它们几乎肯定会卷入军备竞赛,助长全球总体风险,同时扩大它们在世界最不稳定地区的战略冲突,甚至有可能爆发代理战争。

好消息是美国和中国都不希望陷入如此危险和代价高昂的冷战——它有可能持续数十年之久。因此,第二种情形——克制的战略冲突——可能性更大。

在这一情形中,经济脱离将逐渐发生,但不会完全脱离。进团中美关系的性质转变为对手,双方都有经济动机保持工作关系。类似地,尽管两国将在军事主宰力和盟友方面积极竞争,但不会卷入代理战争或为与第三方爆发武装冲突的力量和组织提供直接军事支持(比如阿富汗塔利班或新疆维吾尔军阀)。

这样的冲突当然会带来风险,但是可控——只要双方都有自律、情报充分、具有战略头脑的领导层。但目前美国并没有这样的领导层。特朗普反覆无常的对华方针表明他既无战略眼光,也无外交常识制定克制的战略冲突政策,更不用说寻求冷战的思维(比如1947年杜鲁门总统所提出的思想)。

这意味着,至少在短期,中美关系最有可能的轨迹是迈向“事务性冲突”,其特征是频繁的经济和外交纠纷和偶尔的合作。在这一情形中,双边紧张将层出不穷,因为不同的纠纷都将基于具体的交换条件单独和解,彼此之间缺乏战略一致性。

因此,不管当前的贸易纠纷如何展开,美国和中国都将转向长期冲突。不管这一冲突以何种形式出现,都会给双方、亚洲和全球稳定带来高昂的代价。

http://prosyn.org/XuGi83m/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