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atten108_Jonathan Brady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_UKflagsparliamentbrexit Jonathan Brady/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英国目前境况如何?

伦敦——英国脱欧再次上演离奇剧情。尽管英国政府与欧盟在10月中旬达成了修订后的脱欧协议,但由于议会未通过该协议,英国无法如约翰逊所愿于10月31日之前脱离欧盟。因此,欧盟领导人批准将英国脱欧最后期限再延长三个月至1月31日。为此,英国将于12月12日举行议会选举,这可能有助于解决目前的僵局。

约翰逊尝试重新谈判脱欧协议,一改先前立场并接受设立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地区之间的海关边界,以及接受前首相特蕾莎·梅谈判期间达成的不利条款。尽管该协议仍需扫清一些议会方面的障碍——最大的障碍可能就是即将到来的选举——但英国脱欧所带来的影响积极与否可能不久就要揭晓了。

但也许我应该修改一下“不久”一词。假设英国真的实现脱欧,如果之后头几年英国经济状况窘迫,那么脱欧支持者将表示,转变将需要一些时间。事实上,约翰逊内阁的一位高级部长曾表示,在今后50年内,我们都无法预测英国脱欧带来的影响。从现在起,我们需要维持一个良好积极的局面,以应对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

20世纪60年代初的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得出的结论是,英国应该加入当时的欧洲共同市场,以扭转系统性的长期经济衰退。1951年至1973年间,英国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排名垫底,年平均增长率仅为2.7%。日本增速最快,年平均增长率为9.5%,而相比之下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增长率为5%或更高。

英国国家政策制定者一直在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哪里出了问题?”我们试过英国版的法国中央计划。我们投资建设新的医院和公路,并关停经济亏损铁路线。但我们最终总是需要向最初瞧不上眼的欧洲共同体寻求帮助。

戴高乐去世后,保守党首相爱德华·希思(Edward Heath) 成功推动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戴高乐作为法国总统,一直都极力反对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从1973年英国加入欧盟到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之年),英国经济增长速度已超过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在1992年真正启动单一市场——这是撒切尔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之后,英国的表现远远好于其传统竞争对手,至少在2016年之前是这样。

当然,其他因素——比如撒切尔的工会改革——也为英国的成功做出了贡献。但最为显著的变化即是加入欧盟之前的经济衰退,以及加入欧盟后的经济跃进。此外,英国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自己的条件取得这一成功:我们没有加入欧元区,但我们促进了自由贸易,我们带头将欧盟范围扩大到中欧和东欧。

但如果约翰逊的协议达成,我们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呢?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表示,有协议比无协议脱欧更有利于英国经济。尽管他暗示,这可能没有特蕾莎·梅提出的协议那么积极。(当然,比起留在欧盟,特蕾莎·梅的协议也会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虚弱。)更具启发性的是,约翰逊内阁的财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Sajid Javid)拒绝对这项新协议进行影响评估。这无不使人怀疑政府对该协议评估结果不报积极希望。

毕竟,相比作为欧盟的一员,英国经济怎么可能在欧盟这一最邻近、规模最大的市场之外风生水起呢?为什么我们要作为独立的个体和其他国家展开更大规模的贸易,而不是参与到一个几乎是我们十倍大的市场之中呢?一些乐观主义者认为,英国可以作为一个政策管制宽松的自由市场贸易国(“泰晤士河上的新加坡”),从而可以在国际上取胜。但他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放宽环境、医疗和安全检查方面的规章以及剥夺工人权利对保守党来说将是一场政治上的灾难。

假设英国按照约翰逊协议的条款脱欧,它将在2020年底之前与欧盟共同制定一项自由贸易协定,而政府似乎将加拿大与欧盟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视为其首选模式。但根据英国对未来不同脱欧情形的预测显示,这一模式是第二负面的选项,仅略好于无条件脱欧。

加拿大模式有着众多缺陷,且几乎不涵盖服务业方面的贸易协定,而2018年英国在服务业领域对欧盟的贸易顺差高达290亿英镑(373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这样的协议更有利于欧盟而不是英国的原因之一。此外,根据加拿大模式,若贸易商品大部分为非制成品,需要在边境处进行安检。

所有这一切无不提醒着我们:即使在英国退出欧盟之后,也将面临着耗时多年且过程艰难的谈判,并在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诚然,太阳每天早上都会照常升起,我们仍将拥有许多世界级的机构、公司和资产。但英国自身(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凝聚力将受到英国恶性民族主义驱动的政策冲击。

而且,我们国家的经济将进一步下滑。事实上,根据政府经常使用的经济研究智库的估算,英国的经济规模较脱欧程序启动前下降了2.5%。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主动使经济衰退和削弱国际影响力这类举动相当耐人寻味。

有人说这无关紧要。但是,让我们看看当一个国家或个人没有足够的财力去做想做的事会怎样。有关英国脱欧的承诺和预测将很快受到现实的检验。如果脱欧真的实现了,我不愿成为约翰逊所带领的脱欧派中的一员。

https://prosyn.org/CPkJZ4s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