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东的闪光点

伊斯坦布尔—我的政治生涯始于1991年——即爆发第一次海湾战争和举行马德里中东和平会议的那一年。当时的领导人十分清楚巴勒斯坦问题域中东其他挑战之间的复杂关系。不幸的是,这些关系现在仍然存在。

自那时以来,我目睹了大量项目、计划和工程试图解决各种中东冲突。不消说,我的祖国土耳其一直站在国际社会确保该地区和平、稳定与合作努力的前沿,而作为议会成员、总理、外交部长以及后来的总统,我也做出过一些贡献。

不幸的是,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尽管投入了巨大的能量和资源,这些努力并没有产生人们渴望的结果。略有一些进步要么受到妨碍,要么力度不够,而数钱无辜人民——既有中东人,也有其他地区的人——沦为暴力、仇恨和复仇的受害者。去年夏天的平民大屠杀(包括许多儿童)、伊斯兰国的暴行、耶路撒冷犹太拉比被杀以及上个月的渥太华恐怖袭击——这些都揭示了一个简单事实:暴力会传染。

1991年,萨达姆是唯一的地区威胁;如今,威胁多了很多,还产生了累积效应。1991年,美国和苏联一起支持召开了马德里和平会议;如今,美国和俄罗斯基本上互不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