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如何成为反面领导典型

伦敦——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美国似乎发现自己面对着一届特别的由自我意识驱动的政府。事实上,情况更加糟糕:在就职的第一个月,特朗普似乎正在强化一种以身份为基础的治理模式。

美国政界现在普遍存在的混乱反映了这一现实。“另类事实”和特朗普自身直话直说的亿万商业大亨神话(尽管他的背景故事充满了漏洞)成为制定政策的基础。对法律的无知成为嘲笑法律的借口,还可以以此为掩护从事道德上可疑的举动,例如邀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往其马阿拉歌度假村,或者攻击诺德斯特姆百货公司放弃其女伊万卡的服装系列。(特朗普从官方的@POTUS账户转发了他对这家企业的攻击言论,其顾问康韦其后在全国电视网插入了推销伊万卡产品的内容。

不出所料,往往由超我治理的企业机构正积极筹备管理总统接二连三推特发文的策略。归根结底,诺德斯特姆不是特朗普的首个目标(尽管它是当天股票收盘价上涨的首个目标)。事实上,很多企业正在被迫就特朗普、他看似无穷无尽引发争议的行政命令和最终支持他的政治势力在公众面前表明坚定的立场。这已经完全偏离了正常情况。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奇怪的全新经营环境部分反映了特朗普自身的商业背景。特朗普习惯于借助小规模团队管理自己的企业,而团队的选择则完全基于他自己的标准。他的成功和失败都与别人无关。他可以选择哪些事需要向公众隐瞒,并推销人们愿意接受的东西,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他目前这份工作的情况完全不同。虽然特朗普很想告诉外界他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管好美国,但事实是政府这家企业太过复杂,一个人无法管理和指挥。他也不能凭空制定自己的绩效标准——尤其当这种标准将个人忠诚凌驾于知识和经验之上。他的失败也不属于他自己: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会因此而遭受痛苦

但管理企业和管理国家间存在某些共同之处。在两种情况下,领导人均应为广泛群体的最大利益行事,而不应仅仅顾及自己的选民(无论面对的是选民还是股东)。出色商业治理的基本原则——包括透明、诚信、可靠、信任及合法——既存在于商业治理也存在于政治领导当中。

特朗普无法忽视对总统权力的制约。可以肯定,共和党领导的国会(迄今为止)一直不愿履行其约束特郎普的职责。参议院没有拒绝他选定的任何一位内阁候选人,尽管他们缺乏相关经验并且从未接受充分的审查(虽然两名共和党人的确曾投票反对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

但司法部门一直在抵制特朗普的欺凌。特朗普禁止七个主要穆斯林国家民众赴美的行政命令已经在法院三次被否决,而白宫现在表示它将不会上诉至最高法院。

但民主政体对权力最主要的限制是民众。而且,在美国,民众似乎和平而坚定地确定了自己的呼声。

特朗普就职典礼后的第二天,女性领导了估计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单日抗议行动。民众已经积极联系议员要求更好地代表他们的利益。犹他州代表、共和党人詹森·查夫兹不久前在本该是一次普通的市民会议上面对了呼喊“履行你的职责!”的数千名选区民众

不仅仅是当选官员接到了通知。不久前、消费者、工人和社团份子在全球股东大潮中崛起,反对那些从事不诚信行为、 奖励失败的首席执行官、蔑视环境法规或未能尊重工人权利的企业。我们正在目睹一次类似的运动,消费者反对那些支持他们所不齿的政府价值观的企业。

#抓住你的钱包运动可能是伊万卡·特朗普服装系列销量下降的部分原因(诺德斯特姆和其他企业明确表示这是放弃伊万卡品���的理由)。#删除优步运动因为其破坏纽约肯尼迪机场一次支持受特朗普旅行禁令影响者的出租车罢工运动而惩罚这家拼车企业,并促使这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拉尼克辞去特朗普经济咨询委员会顾问职务。在安德玛首席执行官凯文·普朗克表态支持特朗普时,与该品牌相关的运动员站出来表示反对,迫使这家企业发表远离普朗克评论的声明。

特朗普是领导禁忌的典型案例,无论是在商业领域还是政府。由于他的沙文主义和一触即发的火爆脾气,特朗普的当选似乎完全是许多选民一厢情愿和固执被动的结果。

也许这才是特朗普任期距今为止的真正教训。不可思议的事情能够发生——就像英国的退欧投票,以及如果极右翼候选人马琳·勒庞当选总统后法国的局势。但在民主体制下,只有民众允许的情况才会真的发生。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