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自由民主在撤退?

丹佛——现在仅仅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第二个月,但很多美国人已经厌倦了这场闹剧,他们想知道接下来的46个月将会带来什么?

除了不断带来焦虑,特朗普的奇异任期还提出了一个更加根本性的问题:已经在世界各国众多前哨阵地遭到围困的自由民主,如今是否也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大本营?倘若果真如此,对美国外交政策和世界可能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国当选总统对美国民主的理解显然仅限于他赢得了选举团。可以肯定,这需要对美国宪法有所了解,因为宪法是选举团定义的根源。但除此之外,特朗普似乎对宪法的制衡制度鲜有尊重,他并不认可政府行政、司法和立法部门之间的权力分离。他也不尊重美国的“第四等级”,也就是新闻媒体,他已经开始用“美国人民的敌人”来形容媒体。

尽管十分必要,但选举并不足以支撑自由民主的核心要义。归根结底,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和众多其他独裁者当选也是通过赢得民众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