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毁灭者特朗普

伦敦——拥有经验丰富纵火犯的全副技能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准备在美国点燃一把熊熊大火。他的所作所为加剧了不安全、不稳定和恐惧,并有可能导致世界其他地方的民众更容易受到政治点火者的威胁。那些认为自己支持了唯一一位能力出众的消防战士的美国选民其实被欺骗了。

但特朗普长于操纵人们的看法。为转移人们对其煽动性政策的注意力,他开始对媒体这个所谓的敌人发动毫无根据的指责。将负面报道冠之以“假消息”帮助特朗普分散了民众对大大小小丑闻的注意力:关于其家族利益冲突、他在世界各地狡猾的商业交易、其高级职员信奉白人至上主义、拒绝接受白宫高级职员道德培训,还有很多很多。

也许最著名的丑闻涉及将特朗普内阁与俄罗斯捆绑在一起的一系列爆料,包括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因涉嫌在就职典礼前就其与俄驻美大使对话性质“误导”副总统而被迫辞职。当“假消息”的指责被证明无法压制人们的窃窃私语后,特郎普拿出了(仍然是臆想出来的)王牌武器,在推文中称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大选前“监听”特朗普大厦的对话。

凭借这些小恩小惠和疯狂表演,特朗普继续坚持其毁灭之路。他拟议中的首份预算案将大幅削减用于社会计划、减少毒品吸食贩运、气候科学、医疗研究、教育、老年人送餐、低收入大学生经济援助、妇女、婴儿及儿童营养补充方案以及其他许多计划的资金拨付。他还决心要废除环境保护:其主要行动之一是废除一项限制煤炭企业向河流中倾倒采矿废物的规则。与此同时,特朗普将大幅增加国防开支,即使他的政策使美国军事家族的某些成员有可能被驱逐。

这样的举措臭名昭著,企业必须抵制住利用这些措施来牟利的冲动,即使它们在短期内似乎能为企业带来好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必须记住自己同样是父母、子女、合作伙伴和朋友。面对大规模污染、教育不足、工作条件恶劣、极端天气事件频繁发生、地缘政治冲突和旨在为所有人创造更安全、更繁荣未来的计划和政策遭到破坏,他们有理由感到担忧。

特朗普根本不配作为领袖;他不会创造,只会分散注意力和破坏——并抢夺他人建设的功劳。拟议中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墙也是如此,这堵墙将令特朗普已经授权建造的从巴西到印度尼西亚的世界所有国家的建筑相形见绌。无论从规模、范围还是知名度上,这堵墙都将超越胡佛大坝和拉什莫尔山。没有哪条以美国总统名字命名的高速公路或机场能与之相比。(特朗普唯独不想与共和党被普遍嘲笑的新医疗提案有关,这份提案正在取代标志奥巴马成就的平价医疗法案。)

接下来将如何发展?或许特朗普将效法土库曼斯坦第一任终身总统萨帕马尔图·尼亚佐夫的榜样以“Trumpuary”重新命名月份。

荒诞剧还不一定就此结束。在粗暴践踏了裙带主义规则后,为什么不像阿塞拜疆和尼加拉瓜总统一样任命自己的妻子当副总统。或者他可以穿着按自制规格定制的假军服走来走去(由特郎普附属机构设计并且当然在中国制造)。他已经身着飞行员夹克和军帽参观了一搜航母。

就连特朗普自己都不相信他的所作所为。他当然无法长期维持这样的状况。他的个人治理意味着他将永远展现真实的自我,无论是以遭窃听这种疯狂指责的形式,还是通过表露新旅行禁令不过是之前禁令掺水的翻版来揭示自己的真实意图。那么,什么时候这一切才会变得太过荒唐?什么时候评论员才能在每一次特朗普照章办事时不再说特朗普终于变得更像总统?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将每一条疯狂的推特当作一项理性的计划?

特朗普的很多追随者都不习惯在聚光灯下生活,这只能让局面进一步失控。例如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公开表示他“不善于和媒体接触。”蒂��森在没有新闻界陪同的情况下进行环球访问——这对一位前国际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而言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对美国最高外交官而言却实在非同寻常。而且蒂勒森在半岛危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提前结束了他对韩国的访问——他对外界给出的理由是身体疲劳(这提醒人们永远不要让男人去做女人的工作)。

在特朗普一心一意专注于外观和表演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却因为朝鲜的核及导弹计划、叙利亚危机、英国脱欧谈判、气候变化和也门、索马里、南苏丹及尼日利亚的饥荒危机愈演愈烈而倍感担忧。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最不需要一个厚脸皮、不懂诚信、反复无常的美国总统,更不要说这位总统还喜欢玩火。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