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莱尔的政绩毁誉参半

布莱尔完全可以自称为最近几十年中英国最为成功的政治人物之一,至少在国内经济和社会政策方面如此。但是,历史将主要地以他加入伊拉克战争的战略性错误而记住他。

在他的十年当政期间,布莱尔和他的财政大臣布朗给了英国历时最长的经济稳定、相对高增长以及低失业率的时期之一。在这一方面,布莱尔的首相任期标志着与工党征税和开支传统的根本决裂。这一时期也建立了新的经济政策稳定的传统,继续并且强化了先前保守党政府致力于财政纪律以及低通货膨胀的努力。稳定的经济政策以及快速的增长反过来让布莱尔政府能够将剩余的钱投入到教育和全国医疗服务上来。

但是布莱尔的内政遗留产物却是幻想破灭以及不信任的情绪,特别是布莱尔本人。其中一个原因是布莱尔工党的很大一部分(布莱尔称之为“新工党”)从来都没有接受布莱尔将自由市场原则放置于旧的社会党或者社会民主党价值观念之上。另一个原因是布莱尔看起来总是对议会的关注要少于对右翼街头小报的关注。他的首相办公室花费大量精力在对广播和媒体的操纵之上,一开始硕果累累,但是马上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和不信任。

但是英国大众对布莱尔大失所望的主要原因在于他在伊拉克战争中的作用。发动这一战争表面上的目的是为了先发制人,防止伊拉克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然,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根本就没有发现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有证据表明布莱尔知道布什当局一心想要改变伊拉克政权,而无论是否存在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争前八个月臭名昭著的2002年7月23日唐宁街备忘录明确声明“情报和事实都是围绕着政策而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