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三面特朗普

纽约——近代史上,领导人的更迭从未像特朗普当选总统般引起如此多的猜测与关注。解读这一变化意味着什么需要揭开三个奥秘,因为在外界眼中存在三个版本的特朗普。

特朗普其中一面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朋友。特朗普对普京的热情在他的言论中从未改变过。尽管各国有观点认为,美国是中国、墨西哥、伊朗和欧盟等外国势力的牺牲品——但特朗普对普京的狂热却从未改变过。

有些观点认为,特郎普或者是普京等强人天真的崇拜者,或者是俄罗斯情报部门的长期工具。此处几乎肯定存在不可告人的故事,如果某些可怕的传言得到证实就有可能摧毁特朗普内阁。我们现在已知特朗普与普京关系那份臭名昭著 “档案”中某些关键日期和细节已经得到证实,它们是由一位前英国情报官员负责搜集的。

越来越多的间接证据表明数十年来,特朗普一直得到俄罗斯资本的支持。俄罗斯寡头可能曾挽救特朗普免于个人破产,据说一名寡头还前往不止一个特朗普竞选站点,可能扮演特朗普和克里姆林宫中间人的角色。而且特朗普团队的诸多成员——包括其首任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最近被逐出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及现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和对冲基金巨头兼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无不与俄罗斯或俄罗斯寡头有着重大的业务往来。

特朗普的另外一面是一位贪婪的商人。特朗普似乎执意要将总统���期转化为用一种个人敛财工具。对多数人而言,总统职位本身就是奖励,因此无需兑换成现金(至少在就职期间)。而特朗普却不这么看。他的观点不仅与此前的规则针锋相对,此外还违反了政府道德办公室制定的标准,特朗普保留了他的商业帝国,同时其家庭成员一手操纵力求在世界范围内对特朗普的名字货币化。

特朗普的第三面是一位民粹主义者和煽动家。特朗普是无休无止的谎言来源,他把媒体不可避免的纠正斥之为“假新闻”。总统主动妖魔化媒体在美国现代史上尚属首次。过去这一周,白宫禁止纽约时报、CNN、政客洛杉矶时报参加新闻秘书处的一次发布会。

根据某些解释,特朗普的煽动为其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服务,班农坚持即将打响的文明之战会出现不那么光明的未来。通过尽可能煽动人们的恐惧,特朗普意在创造某种暴力的“美国第一”的民族主义氛围。赫尔曼·戈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他纽伦堡的监狱牢房里令人不寒而栗地解释了这一公式:“很容易操纵民众完成领导人的目标。这样做轻而易举。你所要做的就是告诉他们他们正在受到攻击,并谴责和平主义者缺乏爱国主义,从而使国家置身危险之中。这样的方法适用于任何国家。”

另外一种理论是特朗普的所有三面——普京的朋友、敛财大师和煽动家——其实可以合而为一——即身为商人的特朗普一直得到俄罗斯人的支持,多年以来,他们打着他的幌子进行洗钱活动。有人可能会说他们赢得了大奖,通过操纵一场从未期望特朗普能赢的选举将很小一笔赌注连本带利演变成巨大的回报。根据这种解释,特朗普攻击媒体、情报机构和联邦调查局意在提前破坏上述机构的可信度,进而对它们进一步揭露特朗普和俄罗斯的交易内容造成影响。

经历过水门事件的人都记得让理查德·尼克松承担责任的难度。如果不公布白宫秘密录音带,尼克松几乎肯定会逃脱弹劾并完成其总统任期。弗林的情况也同样如此,他一再对公众和副总统迈克尔·彭斯说谎,不承认他在就职前曾与俄罗斯大使有过交流。但就像尼克松一样,只是因为谎言被录下来才导致他被扳倒,不过这一次扳倒他的是美国情报机构。

当弗林的谎言被拆穿时,特朗普标志性的反应是攻击泄密者,而不是谎言本身。华盛顿的主要教训,其实也是一切强人政治的主要教训是谎言是第一选择,而不是最后选项。

如果诚实的国会议员数量足够多,那么绝大多数明知共和党人不会调查共和党人,仍会要求对特朗普的对俄关系展开独立调查。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曾就此明确表态,声明共和党人调查共和党人是 “是没有意义” 的。特朗普似乎执意要加大对联邦调查局、情报机构、法院和媒体的压力,迫使他们在斗争中退缩。

公众支持是煽动家的生存之道,他们试图通过借助人性的贪婪、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种族主义和恐惧情绪来来维持自己的支持力度。他们以减税和收入转移等方式向支持者抛洒短期现金,上述资金来源于提高公共负债和账单留给后代子孙来支付。特朗普迄今为止让美国富豪非常满意,承诺难以承受的税收减免,同时用驱逐非法移民的行政命令吸引其白人工薪阶层追随者,并禁止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移民抵达美国。

所有这一切都没有保证特朗普的受欢迎程度。他的支持率就新任总统而言创下历史新低,仅徘徊在40%左右,约有55%的受访者不支持特朗普。对行政行为的司法挑战、与媒体的斗争、因预算赤字增加而导致的紧张局势以及有关特朗普和俄罗斯全新披露的事实都会维持这种紧张度——并因此造成特朗普的公众支持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领导人更有可能攻击特朗普。但永远不要低估煽动者使用暴力和恐惧——甚至战争——来保护权力的欲望。如果普京的确是他的支持者和合作者,特朗普将受到强大的诱惑。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