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西奈炸药桶

特拉维夫—西奈半岛危机似乎因周日开罗发生的事情而相形见绌。但埃及总统穆尔西的文官逆袭——他将军方最高指挥官领袖坦塔维将军解职——并没有降低西奈半岛麻烦的重要性。

本月早些时候,圣战恐怖主义者伏击了埃及驻西奈半岛军事基地,杀死16名埃及士兵。接着,他们劫持了两部武装运兵车,加速向以色列边境驶去。其中一辆没能突破边境;另一辆进入了以色列领土,被以色列国防军(IDF)阻击停下。作为回应,埃及军方和安全部队谴责了西奈的贝多因武装分子,穆尔西还因此勒令情报总署署长退休,并将北西奈地方长官解职。

这些事件凸显了中东变化中的地缘政治局势的复杂性、埃及后穆巴拉克时代政治秩序的脆弱性、以及西奈半岛——尽管人口稀少,却是埃及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飞地加沙的接壤地带——的潜在火药桶性质。事实上,自从穆巴拉克去年下台以来,西奈半岛的安全局势就一直在恶化,该地区已成为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的温床。

1979年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规定西奈半岛必须去武装化,以形成两大敌对势力之间的缓冲区。旅游业和连接埃以两国的天燃气管道为当地的贝多因人带来了经济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