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的回归?

发自巴黎——要抹去一个殖民帝国的过去有多难?突尼斯独立至今已有55个年头,而科特迪瓦也独立了51年,但法国却一再在这些国家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自然而然地,许多非洲人都不相信法国的举动仅仅是为了保护数千侨民,而更倾向于认为它是为了维护自身的经济和战略利益,但其实所谓经济利益根本无足轻重,战略方面也早已名存实亡了。

奴隶制和殖民主义所称对这些国家所造成的伤害构成了一个影响巨大的历史遗产。虽然这些地方的人民已经独立自主长达数十年,法国依然应尽一个友邦的责任,以防这些国家被法国国际政策所忽略,并要求其采取某种特定的行为模式。

科特迪瓦坐拥大量农业资源(以及黄金,钻石和铁矿);突尼斯拥有磷矿储量巨大;利比亚石油丰富;三国的气候也比较适宜,但却没有一个在独立后实现了经济腾飞,这是为何?

对此法国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伊曼努尔·托德(Emmanuel Todd)认为,无论在世界哪个地方,经济腾飞通常都会在一国50%以上民众脱离文盲后的60~70年后实现。此外,妇女平均结婚年龄越高,识字率的提升就越快。因为一位妇女单身生活并获取知识的时间越长,她的个体意识也越强,也越有能力将知识传授给子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