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人间撒切尔

伦敦—很难将我对玛格丽特·撒切尔——平凡但具有启发性——的个人记忆从压倒性的历史判决分开。我曾以保守党研究主任的身份在她麾下做事,并担任部长职务15年,随后赴任英国末代港督。她是香港回归中国的谈判者,因此在我的任期内,她频繁到港访问,大受欢迎。

撒切尔总是鼎力支持维持香港的法治精神、公民自由和民主诉求。她同情——也表现出喜爱——民主运动家。我还记得,尽管我们的官邸成员无不出色而努力(对于我们,她总是和蔼而谦恭),但她是唯一一个自己铺床的访问者(访问者不计其数)!她的工作的仔细和精确与大饭店相比毫不逊色——铺盖整洁,有棱有角。

当她以公务访问北京时,也总是会坚持先为前中国领导人赵紫阳买件礼物。赵紫阳是和她谈判香港回归事宜的人。天安门事件时,赵紫阳试图以妥协避免流血,事后他被软禁。不论她会见哪个高级官员,她都会要求为她转交礼物和传达对赵紫阳的最佳祝愿,中国领导人想必因此会明白外部世界仍然记得赵紫阳,希望赵紫阳获得自由。这既务实,又周到。

作为国家领导人,撒切尔的主要成就是扭转了20世纪70年代(她于1979年首次就任首相)英国的衰落之势。在她逝世后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中,鲜有人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年英国的状况上。经济一蹶不振,工会的滥用权势让英国几乎变得无从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