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波拿巴主义的局限

巴黎——四十年后,法国重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事一体化架构。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大笔一挥就推翻了法国政策的一大支柱——同时也是夏尔·德·戴高乐的一大政治遗产,而戴高乐正是萨科奇所在政治派别的创始者。

这个决定吻合萨科奇自2007年大选以来的统治方式。无论是寻求改革法国的司法系统,重新描画它的行政地图,提议建立新的地中海国家联盟,还是似乎要终止法国模棱两可的对外政策——这一政策和美国既结盟又不结盟,萨科奇的确是野心勃勃。

问题是太多萨科奇的决定已经被证明完全是象征性的,如同运气不佳的地中海联盟;或者构思拙劣,譬如说司法改革——它几乎遭到了整个司法界的反对;或者赤裸裸的自私,就象行政改革,它不过是力图取消那些由反对派社会党控制的部门和地区行政机构而已。

在萨科奇统领的“人民运动联盟”(UMP)里,许多人针对萨氏的决策方式越来越公开地表示不满。实际上,萨科奇不是把足够的决策空间留给他的总理弗朗索瓦·菲永,或是菲永的内阁,而是将差不多每一层权力都抓在自己和他在爱丽舍宫里的那帮顾问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