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球抗议的表达方式

普林斯顿——从智利到德国,西方各国燃起的抗议活动既缺乏思考又缺乏定义,这一点令人感觉十分怪异。有人说这是1968年以后规模最大的全球动员运动,不同国家民众的怒火不约而同地指向类似的问题。但也有人说这里没有什么新鲜东西。

比如,保加利亚政治学家伊万·克拉斯特夫指出我们实际正经历着1968年运动的“逆转”程序。他说“当时欧洲街头的学生宣布他们希望生活在与父辈不同的世界。而现在的学生则走上街道宣布要生活在父辈的世界里。”

到目前为止此次运动既没有名称也没有清晰的解释。但他们对自己的描述和分析家对他们的描述将使运动的方向产生重要的差异。上述自我认识过程也将影响一般民众对上述运动的态度。

1968年运动浓厚的理论色彩尽人皆知。至少在多数人的记忆当中,学生领袖不断创造出融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学和第三世界解放斗争理论为一体的令人费解的宣言理论。人们容易忘记的是即使是当时最热衷于理论的领导人也清楚归根结底,定义1968年革命的抗议运动绝不是会议室讨论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