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一体化不可避免的重生

雅典——欧洲一体化意味着国家主权陆陆续续向欧盟的转移。可是,当成员国乐于在取消保护措施方面合作的同时——比如取消进口税——它们却在制定和推行相关政策,赋予欧盟采取行动的自主权方面一直犹豫不决。这一现状的典型事例就是延迟批准《里斯本战略》,建立不完整的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以及在爱尔兰共和国目前实行阻碍政策之后,新《欧盟宪法条约》(也就是《里斯本条约》)前途未卜的命运。

在欧洲为在全球体系里寻找一席之地所付出的艰苦努力中,同样的弱点也清晰可见。能源安全、气候变化、中国崛起、俄国复兴是需要进行有效应对的众多问题之中的几个。通常情况下,欧盟根本无法做出回应,或者回应的速度非常缓慢,因为欧盟自身的构造令它无法迅速做出决定并快速采取行动。这样的构造在已经过去的年代曾经发挥过积极的作用,那时候自由市场几乎是欧盟在全球范围内需要面对的唯一一个问题。但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欧盟机构民主合法性的缺失使得变化的到来困难重重。与欧洲民众缺乏直接的联系导致这些机构失去了必要的压力,而只有压力才能带来敏锐的政策和快速的行动。

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各成员国实行的模式和规则根本无法确保在欧盟范围内实现民主。这个问题所涉及的范围需要更为复杂详尽的解决方案。在处理涉及到欧盟的问题时,各成员国通常的目标是达成确保能在协议框架内进行合作的协议和法令。但正如爱尔兰全民公决所显示的那样,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接受统一的行动计划,让欧盟成为自治权力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