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革命令人难以捉摸的影响

 “丹尼,你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不要让你自己被那些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势力所操纵,因为它们会将你所创造的一切彻底摧毁。”40年后,当时还是巴黎第十大学助理教授的让·鲍德里亚在1968年3月22日所说的一番话仍然很有现实意义。

这样说也许会让我的支持者和那些难以抗拒“革命”诱惑的人大失所望,但我并不是据说发生在1968年的那场革命的领袖。忘了它吧:“68”年革命已经结束——它已经被鹅卵石彻底地掩埋,即使那些石头曾经创造过历史,带来过我们社会的巨大变革,68年革命已经结束的事实也根本无法改变。

我的说法开始时可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在接受《新观察家》杂志记者让-保罗·萨特采访时我明确表示,我只不过是那次反抗运动的传声筒。因此,“68”年革命标志着革命神话的彻底结束——这对从20世纪70年代到现在的解放运动来讲是个福音。归根结底,20世纪60年代是一个以一系列相互联系的反抗运动为特征的世界,而“68”年革命则是全球首次通过广播和电视进行实况转播的反抗运动。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10yy8l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