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大麻疯狂?

伦敦—大麻精神健康有害吗?这一问题引起了多年的争论,其热度可谓如火如荼。总结起来是这样的:在科学界,一个一般的共识是,大部分大麻使用者不会产生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不过,一些个体更容易因为使用大麻而出现副作用。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大麻是伤害相对较小的毒品,对大麻的担心有些小题大做。一些医生报告说,过量使用大麻会导致精神病症状,包括幻觉、妄想和思维错乱。但大麻使用和精神病联系的第一个重要指标出现在1987年瑞典的一项大型研究中。这项研究对超过5万对象进行了超过15年的跟踪研究。报告开始时报告的大麻使用增加此后十五年中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大麻使用得越多,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越高。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有趣的是,这一发现并没有刺激多少兴趣,并且在2002年以前再无类似研究出台。但是,2002年之后,许多研究探索了大麻使用和精神疾病之间的联系。2007年,一份对最佳研究的汇总发现,频繁(每日)食用大麻会导致精神病结果风险提高一倍。精神疾病的终身患病率大约为总人口的1%,因此每日使用大麻会使这一几率升至2%。

当然,大麻使用和精神病之间存在正相关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在这两者之间划出一条明确的因果线。可能是精神病导致大麻的使用,而不是相反,或是某种未知中介因素同时导致了大麻使用和精神病

其他因素让个中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了。比如,初次使用大麻的年龄似乎是一个重要因素。16岁以前就开始使用大麻的人比18岁之后才开始的人患精神病的风险更高。这与表明发育成熟的大脑更能抵御大麻的消极作用的生物学证据一致。

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叫AKT1的基因的特殊变体是精神病风险中介。对C/C变体的携带者来说(大约占总人口的20%),精神病风险会提高七倍——但只局限于每天使用大麻者。只在周末使用大麻或频率更低者通常并不会更易患上精神病,每日和周末使用大麻的AKT1的C/T和T/T变体携带者也是如此。

此外,不同的大麻菌株引起的精神病风险也各不相同。对英国最常见的两种大麻,hash和sinsemilla(“臭鼬”)的比较发现,使用臭鼬大麻的精神病风险显著较高,而hash大麻则否。

如此差别的原因在于两种大麻主要成分——德尔塔-9-四氢大麻酚(HTC)和大麻二酚(CBD)的组成不同。英国臭鼬大麻的HTC水平较高,而几乎不含CBD;另一方面,hash大麻的HTC和CBD含量基本相同。这一点凸显于我们实验室的实验中。我们对健康的志愿者使用纯THC或兼用THC和CBD。只用HTC的志愿者狂想症状、精神分裂症状和记忆损害症状显著上升,而两者兼用的志愿者没有出现狂想症状,精神分裂症状较轻,记忆也没有受损。

一些研究还探索了大麻使用在精神失常方面的作用,比如抑郁和焦虑。没有信号显示使用大麻与精神失常有关,但得到了关于大麻致瘾力的更好的证据。在抽大麻的人群中,大约10%会发展出依赖性,当大麻使用停止时会出现脱瘾症状,如饥渴、兴奋、睡眠干扰、腹痛和紧张。在这里,CBD似乎能抵消大麻的致瘾效果,并能缓解脱瘾症状。

许多研究关注大麻使用对记忆和认知功能的可能消极影响。被普遍接受的一点事,频繁且长期使用大麻会伤害认知功能,但在戒除大麻3—12个月内,这种伤害是可逆的。��是,一份从出生跟踪到38岁的最新研究发现,很早就开始使用大麻且每天使用维持多年者会造成智商评分下降8分,且这一影响是永久的。(该研究尚未有重复。)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与大麻有关、但常被忽视的最后一项伤害是被抓的法律后果。占有大麻的惩罚从各国各不相同,荷兰和葡萄牙等国家不予惩罚,东南亚国家则会处以法律警告、罚款甚至终身监禁。犯罪记录不利于未来就业、教育和旅行。这些后果会带来独立的精神健康风险;比如,失业会极大提高自杀、焦虑、抑郁和精神病风险。

那么,大麻使用到底会不会危害精神健康?既会又不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几岁开始使用、你的基因、使用多少、使用频率如何、使用哪种大麻——当然,还有你是否会被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