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多元文化主义的文化矛盾

斯德哥尔摩——国家支持的多元文化主义已经垮台了。 继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奇宣布放弃多元文化主义之后,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内容相似的声明宣告欧洲社会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 但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

卡梅伦对多元文化主义的诘责可谓直言不讳。“坦率地讲”,他说,“我们需要减少近年来的被动忍耐,构建更为积极有力的自由主义。” 他所批评的不是种族和文化的多元性,而是对不同社会团体适用不同道德标准的“国家多元文化主义”。 比方说卡梅伦宣布,今后不支持女性权利、捍卫言论自由或促进种族融合的穆斯林团体将失去一切政府资助。

在欧洲垮台的不仅是官方支持的多元文化主义,欧洲民间普遍认同的多元文化主义命运也并未好到哪去。 全世界最自由国家之一的瑞典近来激进主义思潮也有所抬头,恐怕可以作为一个恰当的实例。

生活方式的自由化早已成为瑞典的一种标志。 多数瑞典人都非常世俗,对瑞典教堂不感兴趣。 同性恋早在1995年就可以注册同性公民结合,从2009年起就拥有登记结婚的权利。而且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格可以证明,瑞典也是对女权理解最为激进的国家之一。 此外,瑞典无所不在的言论自由也是阿桑格把维基解密的服务器设在那里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