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绑架的一代?

伦敦—2014年4月14日,伊斯兰教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从尼日利亚北部城镇奇波克(Chibok)的公立中学绑架了276名女生。多名女生已经被释放,但仍有219人仍被劫持,下落不明。

这些女孩的父母们伤心欲绝,正在准备宣布女儿“想必已死”。根据当地风俗,当亲朋失踪四个月后才会举行葬礼,因此,让一定时间的治丧期给家人一些缓冲。这些女孩已经被劫超过五个月。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些家庭不知道女儿是否遭到强奸、殴打或被卖到尼日利亚境外——甚至是否活着都成问题——他们的痛苦难以名状。地球照常转着,但女孩们的家长每一天都要面临不确定性和听天由命。希望正在快速消失。

很难说这些女孩是否能够安全归来。启动军事营救计划将带来很大风险。据信女孩们被分成几组,因此营救其中一组的行动会威胁到其他几组的安全。尽管政府正在与绑架者进行谈判,但这一选择也充满了危险。

即使所有女孩最后都回到家中,她们和她们的家庭也不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对其中一些家庭来说,现在已经太晚了。已有七名年纪相对并不大的家长因为心脏病或中风而死去,女孩安危所造成的紧张极有可能也是诱因之一。

但在绝望之中或许已经有了一丝曙光。尽管我们不知道仍被劫持的女孩的未来,但在57名获救的女孩中,有15名已经回到学校,勇敢地面对博科圣地再次袭击学校、绑架更多学生的危险。如今,数十万尼日利亚北方的女生吓得不敢上学,但这些女孩毫不退缩。她们决心要追回失去的时间。

她们所表现出来的令人惊讶的受教育的勇气和决心是对我们所有与歧视做斗争的人的鼓舞。为了支持和鼓励更多女孩克服绑架威胁去学校上学,尼日利亚实施了为安全设施、通信和保安措施融资的安全校园计划(Nigerian Safe Schools Initiative),以减轻孩子们对前往应该是安全避风港之地的担忧。

不幸的是,世界对捐款请求反应缓慢而冷淡。如此冷漠还体现在最近的其他全球诉求中,如让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上学。为难民孩子提供教育的成本不过每周8美元,考虑到这一点,如此冷漠就显得更加无情了。

勇气也显然是不够的——除了年轻人自己的勇气之外。她们更有决心站出来为自己的受教育权抗争,而理应坚持这一权利的成年人却退缩了。来自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青年大使最近齐聚纽约,主张受教育权并支持尼日利亚的让我们的女孩回家(Bring Back Our Girls)运动,这一幕相当令人鼓舞。

 “让我们的女孩回家”是突出女孩歧视的最高规格的运动。但它只是日益蓬勃的全球年轻人争取公民权利运动的一部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20世纪60年代达到顶峰的美国公民权力斗争反对的是国内的种族偏见和歧视以及国外的殖民主义。但在全世界,还有一场事关解放的战争要打——我们的对手是劳工、童婚、绑架儿童以及重男轻女。所有这些恶习都只有在完全实现基本义务教育——正如西方在一个多世纪前所做的那样——的情况下才能终结。

为219名尼日利亚女孩斗争的运动——她们之所以被绑架,只是因为她们想上学——是这场自由战争的标志性战役。这场战争总有一天会获胜。不公绝不可能永远存在。但对失踪的女孩和她们的亲朋而言,这是一场无法马上获胜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