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udi woman drives her car REEM BAESHEN/AFP/Getty Images

沙特阿拉伯的危险转向

耶路撒冷—“坏政府最危险的时刻,”十九世纪法国政治家、历史学家托克维尔观察道,“常常是它开始改革自己的时候。”毕竟,改革意味着传统规范和制度已经不受信任,但取而代之的结构又没有稳固建立。

托克维尔的经典例子是路易十六,他的改革尝试很快就导致了法国大革命,他自己也在1793年被处决。另一个例子是20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改革苏联的尝试。到1991年底,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也失去了权力。如今,类似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在沙特王储萨勒曼(人们大多称其为MBS)身上,他正在采取行动实现沙特的现代化。

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通过向臣民发放巨额石油财富,以及在沙特社会推行基于严格的瓦哈比派传统的原教旨伊斯兰教保持(相对)内部稳定。1932年沙特王国建立后,许多沙特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生活水平,数百位沙特王室成员也从沙漠酋长摇身一变为国际财阀精英。政权创始人伊本·沙特的众多儿子彼此成就,共同统治这个王国,遵循阿拉伯传统,国家也以统治王朝命名(另一个国家是现在的约旦哈桑王国)。

但在近几年中,沙特政权不得不担心它的未来。2011—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让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统治者纷纷倒台,也严重威胁到阿萨德家族对叙利亚的统治。此后,石油价格暴跌。萨勒曼已经领会了个中含义:自2017年被立为王储以来,他对沙特制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萨勒曼的一些动作获得了国际媒体的正面宣传,比如他下令允许妇女驾驶汽车并削减负责执行公众场合穿着规范的宗教警察的权力。这些积极的举措有利于沙特王国摆脱瓦哈比教义中的压迫性元素。萨勒曼还发声号召对基督徒、犹太人和其他非穆斯林群体更多包容,并加强了与以色列的联系,这些动作也受到了好评。

尽管如此,其他新政策可能会带来问题。萨勒曼计划通过经济多样化来减弱沙特经济对石油的依赖,但始终只停留在设想阶段。与此同时,他有发动了(含蓄名之的)“反腐运动”,令外部观察者刮目。自去年11月以来,萨勒曼以可疑的罪名抓捕了数百名沙特精英阶层——包括王子和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商人——丝毫不顾法治。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平心而论,沙特阿拉伯没有基本法或法定权利。许多失望的沙特人也许为一个事实而欢欣鼓舞:在清洗行动中被抓的那些人被迫“返还”了一些显而易见属于不义之财的财富——当然,这些财富都由王储控制。

但即使萨勒曼成功地巩固了他的权力,并在短期内树立起人民爱戴的形象,很显然在继承其父萨勒曼国王的王位后,他将会是一位极权君主。这将严重偏离沙特王国的传统——王子在一个高度分散的体系中共享权力。

萨勒曼的顽固政治作风也造成了国际影响。首先,他对伊朗及其地区野心的立场越来越强硬,从而加剧了逊尼派-什叶派分歧。萨勒曼的方针——包括不合适地将伊朗政权比作纳粹德国——获得了埃及和约旦等其他逊尼派国家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支持。但这对于地区稳定极为不利。

此外,萨勒曼军事干预也门也遭到了失败,而其对卡塔尔实施禁运的决定——这个富有的海湾蕞尔小国挑战了沙特的霸权——也适得其反。类似地,他在去年年底尝试废黜黎巴嫩总理哈里里也以惨败收场。

很难说沙特阿拉伯会迈向何方。这个国家显然需要全面的改革。但决定结果的因素仍然是萨勒曼的方针是否正确。如果他获得成功,他将获得改革家的名声。但他显然对建立代议制或加强法制不感兴趣,因此他的国家将演变为个人独裁。

或者,萨勒曼的极权倾向和令人尴尬的外交政策失败可能引起内部反对,包括他准备打压的传统精英和沙特东方省数量可观的什叶派少数民族,后者可能视伊朗为保护者。

而在国际层面,萨勒曼与伊朗的升级可能脱离他的控制。尽管沙特阿拉伯最近向美国采购了武器,但在与伊朗的军事冲突中仍将处于下风。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冲突,让我们祈祷不要导致范围更广的地区战争吧。

http://prosyn.org/Kvo1QU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