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正确地打击恐怖主义

伦敦—上周,我从伦敦前往巴黎。坐火车需要两个半小时。我们是邻居,彼此的历史和人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下周,我十岁的孙女就要和父母亲一起去巴黎吃生日大餐。她爱极了一切她所知道的关于巴黎的东西。因此,和其他伦敦人以及所有自由社会公民一样,她被最近的暴行吓坏了。她说,我宁可发生在这里。

确实如此——比如2005年就曾发生过,马德里和萨姆斯特丹、罗马以及其他欧洲城市也可能再次发生。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我们正在与伊斯兰国发生战争,他说的“我们”包括你和我。法国的战争就是英国的战争,也是欧洲的战争。它包括了我们所有人。

全球化不仅意味着你可以在隆冬时节的超市中买到芒果,可以轻松地坐飞机旅行,可以上互联网。恐怖和暴行也在全球化。男性和女性可以在万里之外获得指导、训练和武装,然后被派往我们周边从事杀戮和致残行为。国际恐怖主义需要国际响应。

但这一响应必须包括对话和外交。我们决不能被恐怖所左右,以至于忘记了我们的公民价值。这正是恐怖分子所想要的。我们决不能无差异地妖魔化穆斯林。我们决不能自毁连接不同信仰的桥梁。我们决不能放弃欧洲文明的核心信条,包括从恶魔手中解救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面对难民流入的本能反应仍应该受到赞扬而不是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