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复苏中国的冲动

发自纽黑文——中国经济又顺利度过了一段增长恐慌期,而这显然与一直预测中国会出现硬着陆的西方常识背道而驰,因为西方的观点再次忽视了中国的背景因素——这是一个高度重视稳定的复苏体系。

李克强总理在最近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总结发言中上集中论述了这一点。在连续17年出席该论坛后,笔者已经学会了如何解读总理讲话的弦外之音。只是过往大多数时候出席论坛的中国高层领导人都只是在宣读一些关于发展成就,目标和改革方面的套话,基本不会逾越两周前提交给全国人大的年度经济“工作报告”的官方内容。

而今年则有所不同。在接见论坛境外代表的最初一段时间,李总理似乎疲于对代表们所提出的诸如贸易摩擦,全球化,数字化和自动化等重大问题作出四平八稳的回应。但他在最后总结发言中突然变得激昂起来——在并未事先预告的情况下提出了关于中国经济基础实力的宣言:“中国不会出现硬着陆。”

李总理所发出的明确信号是与2017年首两个月的官方数据一致的:零售额,工业总产值,用电量,钢产量,固定投资和服务业活动(该数据由中国国家统计局制定的新月度指标来衡量)都表现强劲。同时外汇储备在二月出现了八个月以来的首次反弹,表明资金外流有所放缓。

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在本月追随美联储加息的脚步,将中国政策利率提高了10个基点。而采取这一步骤说明人行对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未过分担心。

而最为锦上添花的则是贸易数据——相对于在2016年第四季度的年同比下跌5.2%的出口数据,1月和2月实现了4%的增长。而该数据恰恰体现了最近这轮和前一轮中国经济增长恐慌之间的主要差异。

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特朗普效应:近几个月来全球经济“动物精神”的复兴对仍旧严重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来说堪称雪中送炭。上一轮的中国增长恐慌症因危机后全球需求的长期下行压力而加剧,而这次吹拂中国这条大船的逆风却已转变为顺风。

但在中国经济的短期展望远比大多数人预期的更令人鼓舞之时,一股否定差距,夜郎自大的奇怪思潮似乎正在渗入中国的群体战略思维之中。随着美国向内转向,中国决策者似乎正在考虑抓住一个因全球领导权突变所可能带来的机遇。

人们多次问我是否会出现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化——由中国在多边贸易中的领导地位(16国区域综合经济合作伙伴关系),泛区域投资(一带一路倡议)和一个新体系架构(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新开发银行)来支撑。似乎中国一直在准备填补因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所留下的空白。

中国人向来善于吸取历史教训,也知道全球领导地位和经济强权的转移无法一蹴而就。但我感觉他们正以一个截然不同的眼光来看待当前的形势:特朗普这个大捣蛋鬼改变了一直以来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参与规则,让许多中国人觉得这可能是夺取全球权力的好机会。

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尤其是在这个唯一能确定的东西就���不确定性的世界里。但中国人必须牢记另一个历史教训。正如耶鲁大学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一直以来所指出的那样,大国的兴衰总是在“地缘战略过度延伸”的条件下发生的——也就是当一个国家的全球势力投射被其薄弱的国内经济基础所削弱时。全球领导力也得发轫于从国内实力的强大,而中国在到达那个程度之前仍然面临着重新平衡和重组的漫长道路——也就是其领导层所谓的“新常态”。

但是中国国内的观点和西方的看法在此又存在一个重大分歧。外界的看法是在习近平主席主政的过去五年间,中国的改革——也就是实现再平衡的手段——其实是停滞不前的。而他们之前也是如此看待胡锦涛主政的那十年。可这种评估中国内部状况的方式真是正确的吗?

事实胜于雄辩。自2007年以来,在前总理温家宝为“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中国经济重新平衡奠定了基础后,中国的经济结构已经在事实上发生了巨变。第二产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GDP份额从2007年的47%下降到2016年的40%,而第三产业(服务业)的份额则从43%上升到近52%。这种程度的结构性转变堪称一项重要成就。而那些否认改革者的关键误区在于,他们并未意识到中国在实现再平衡的道路上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而所有这一切都反过来让我们思考今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所提出的种种问题。短期复苏与美国向内看的结合似乎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机遇。但中国应该抵制向全球投射势力的诱惑,继续专注于执行其国内战略。而当前面临的挑战则是如何兑现李总理在避免硬着陆的所谓“重大机遇”上的豪言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