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特朗普民粹主义下的联邦制

发自伯克利——美国国内在许多经济和政治问题上依然存在重大分歧。就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大肆吹嘘自己上任首100天的成就之时,一所联邦法院针对几个司法管辖区提出的法律诉讼作出了判决,临时禁止了他停止向非法移民“庇护”州和城市拨付联邦财政拨款的行政命令。

根据裁决,特朗普的命令违反了宪法分权条款,程序正当保障以及宪法第十修正案,其规定:“没有被宪法赋予联邦的权利,或者并未由宪法禁止授予各州的权利,由各州及其人民自主保留。”换言之,各州及城市可以通过执行联邦政策来与联邦政府合作;但第十修正案为它们提供了挑战或抵制与自身目标相抵触的联邦政策的宪法基础(在本案例中则是为无证移民提供庇护,防止其被联邦政府逮捕和驱逐出境)。

全美各地公民的诉求各不相同,联邦制则有助于确保这些诉求得到回应。而在自由征求本地民众意见并与非政府行为方构建地方伙伴关系的情况下,各州和市政府将能更有效地实施政策。

地方一级的试点项目和政策实验有助于加快创新进程,因为地方当局可以迅速叫停无效的项目并扩大实施那些卓有成效的方案。同时,由于联邦主义的做法推动了政策执行方面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它也加强了公众对政府机构和民选官员的信任。这也是为何即使大多数美国人对联邦政府的信任已达历史最低点,却依然对州和地方政府保持信心的原因。

州和市政府的官员往往负责实施一系列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联邦卫生保健,教育,就业,执法和环境保护政策。而联邦政府自身也会动用各种政策工具来鼓励州和地方政府层面的创新,包括提供豁免,绩效回报合同和挑战性项目拨款。比如在医疗补助制度这场尖锐的医保政治对决中,对豁免资格的认定以及各州的执行灵活性就是核心议题。

近十年来,许多州和地方政府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环境政策上。2006年,12个州向法院起诉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因其未能将温室气体定义为污染物并进行相应监管。2007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5票赞成4票反对的比数作出裁决,支持州一方。而在2009年,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得出结论,认定特定种类的温室气体会危及公共福利。这一发现为奥巴马政府的新汽车排放标准和《清洁能源计划》提供了依据,也有助于美国履行其在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中许下的承诺。

特朗普现在已经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来推翻《清洁能源计划》,讽刺的是,他声称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弱化联邦监管,以便让权力回归各州。然而许多州早已实现了按照计划制定了排放目标,并各自建立了排放和可再生能源标准以及排放限额及交易系统。许多市政府都通过扩大公共交通营运范围并使政府建筑更加节能来参与到减少碳排放的斗争中。

加利福尼亚州在其中起到了表率作用。它实施了美国国内最严格的二氧化碳排放标准,它是低于2联盟(Under2 Coalition,致力于在2050年实现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低于2公吨)的领导成员之一,该联盟由170个国家和地方政府(占全球经济总量的37%)组成,致力于实现巴黎协议的排放目标。

除了追求自身的环境政策外,各州和地方政府还可以抵制或弱化联邦政策。首先,他们可以直接放弃行动,正如我们看到一些州对联邦教育改革的反应那样。或者他们可以截留执行联邦法律所需的州级别资源,比如那些已经对大麻进行非刑罪化的州,以及非法移民庇护州和城市目前的行动。关于移民的对决最终将在法庭体系中展开;而特朗普已经在那里输了第一仗。

在联邦制下——无论是合作还是“不合作”——通常假定州和地方政府都在追求同样的目标。事实上,许多左倾的“蓝色”城市与其所在的右倾“红色”州之间存在着深刻的分歧。州政府有许多办法可以阻止市一级的进步型联邦制,而各市往往缺乏制定和实施有效政策所需的信息和资源。但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可以协助市政府强化其决策能力的组织,包括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旗下的政府创新项目FUSE CorpsResults for AmericaSocial FinanceThird Sector Capital PartnersUSAFacts等等。

最近各市政府和州立法机关之间就围绕法律优先适用原则展开了几场法律斗争——该原则认为地方法律应服从于州法律。据优先适用观察组织统计,仅在2016年,至少有36个州政府——其中大多数由共和党领导的——在包括最低工资到环保,枪支控制,水力压裂法开采天然气,移民和反对歧视条例等诸多事务方面制订了优先于地方的法律。42个州对其下属城市的税收和支出设定了限制。

红色州和蓝色城市之间的政治斗争将继续在司法和立法层面上延续,同时也会催生新公民主导型动议的兴起。一场提现出第十修正案赋予公民的权力的新的基层进步型联邦制运动已经开始出现。这在那些大型公民游行以及一系列倡导全国民众投票直选总统,重新划分国会议员选区,自动选民登记和更高最低工资标准的公民社会动议中都有明显体现。

特朗普在就任首100天内并未取得多少成就。但他已经无意中提醒了许多美国人:美国宪法将大量的政治权力授予了各州,城市和公民个人。而他的行政部门又进一步强调了独立司法机构的重要性,因为在未来几年,这将是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实体之间鏖战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