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Indian auto rickshaw driver Money Sharma/Getty Images

21世纪的不平等状况

发自孟买——在这卑劣虚伪的一年行将结束时(语出英国诗人W·H·奥登《1939年9月1日》一诗中“卑劣虚伪的十年”),世界上那些“聪明的希望”正在让位于许多亟待解决的严峻问题。而其中最为严酷,拥有最重大长期性影响甚至事关人类存续的,则是经济不平等。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包括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弗朗索瓦·布吉尼翁(François Bourguignon),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ć)和约瑟夫·E·斯蒂格里茨(Joseph E. Stiglitz)在内的知名经济学家以及包括乐施会世界银行在内的著名机构都记录了全球经济不平等的惊人程度。而这种状况甚至当你在纽约,新德里,北京或柏林街头散步时也不时会碰到的。

右派往往声称这种不平等不仅是正当且恰当的:财富是勤奋工作者的公正回报,而贫穷则是懒惰者自找的惩罚。但这只是个荒诞的说法。现实情况是穷人往往必须在困难条件下极其艰辛地工作才能求存。

此外如果一个富人具有特别强的职业道德,这不仅可以归因于他们的遗传素质,还可以归因于他们的教养,包括他们的背景可能为其带来的任何特权,价值和机会。因此在普遍贫穷的情况下占据巨额财富在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

这并不是说任何不平等状况都是不正当的。毕竟不平等也会反映出偏好的差异:有些人可能认为追求物质财富比其他事务更有价值。同时差别性回报确实会激励人们学习,工作和创新,去实施推动总体发展和脱贫的活动。

但在一定程度上,不平等会变得如此严重以致产生了反效果。而我们眼下也远远超出了这一点。

包括许多富人在内的全球各界人士都认识到严重的不平等在道德和经济上是多么令人无法接受。可一旦富人提出反对,他们往往会遭到禁言并贴上伪善的标签。显然减少不平等的愿望只有先牺牲自身财富的情况下才算是可信或真诚的。

当然,事实上不单方面舍弃自身财富的决定并不能抹煞对更公平社会的偏好。把一个对极端不平等现象的富有批评者称为伪君子等同于人身攻击和逻辑上的谬误,旨在压制那些可能有所作为者的声音。

幸运的是,这种策略似乎正在失效。令人振奋的是看到一批富有者无视这些攻击,不仅公开承认极端不平等所造成的经济和社会破坏,还批评这样一个尽管使他们发家致富,却剥夺了太多人上升机会的体制。

特别是一些富有美国人挺身而出谴责国会共和党人和特朗普政府试图推行的,为他们这类顶层收入者提供过度减税的税务立法。正如先锋投资集团(Vanguard Group)创始人,减税建议的当然受益者杰克·博格(Jack Bogle)所指出的那样,这个必定会加剧不平等的计划是一种“道德上的恶行”。

然而认识当前架构中的缺陷只是一个开始。更大的挑战在于为平等社会规划一个可行的蓝图(历史上许多善意运动都因缺乏这样一个蓝图而以失败告终)。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将重点放在扩大利润分享安排上,同时不能扼杀或集中控制对推动增长至关重要的市场激励措施。

第一步是让一国的所有居民能享有一定比例的经济利益。包括马蒂·魏茨曼(Marty Weitzman),希勒尔·斯坦纳(Hillel Steiner),理查德·弗里曼(Richard Freeman)和上月发表相关论文的马特·布吕尼希(Matt Bruenig)在内的学者都已经以各种形式提出了这一想法。但在当下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在科技的加速下国民收入中的工资份额正逐步下降,利润和租金的份额则不断上升。

还有另外一个利润分享方面的问题,它与垄断和竞争有关但很少受到关注。随着现代数字技术的发展,规模经济的回报如此之大,以至于那种让1000个企业生产各类版本的相同产品,每个产品满足总需求的1/1000的要求已经不再合理了。

更有效的方法则是让这1000个企业各自去制造该商品的一个部件。以汽车为例,一家公司生产所有的齿轮,另一家生产所有的刹车片,如此类推。

传统的反托拉斯和促进竞争立法(始于美国1890年的《谢尔曼法案》)遏制了这种高效制度。但垄断生产其实并不一定意味着垄断收入——解决方案是将每个企业的股份广泛分散持有。因此是时候进行彻底的改变,用一种立法来取代传统的反垄断法,要求在每个企业内更广泛地分散持有股份。

这些想法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经过检验的,在开始运作之前需要做很多工作。但随着世界从一个危机陷入到另一个危机,不平等状况继续恶化,我们也无法奢求再去坚持现状。除非我们直面不平等的挑战,否则社会凝聚力和民主本身就会受到越来越大的威胁。

http://prosyn.org/r1Q4a7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