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参与创造亚洲

新德里——亚洲外交动态正在随着经济动态的发展而发展,特别是在安全领域。事实上,我们正处于前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其回忆录中所说的“参与创世”的阶段。艾奇逊用这个词来描述二战后全球安全秩序的构造。如今,处于创造中的是反应了亚洲在世界事务中的新主导地位的安全秩序,不过这一秩序最终会是什么样子还远未可知。

安全正在成为该地区日程中的优先事项,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也是因为美国和西方在没有实现和平的情况下从阿富汗撤军,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的亚洲安全结构。或许对长期安全更重要的是,美国-巴基斯坦关系还在持续恶化,伊朗和西方的关系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最近发生的11月英国驻德黑兰大使馆遭劫事件便是明证。

亚洲地区的各股势力正在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地形成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合作框架以加强安全。比如,澳大利亚劳动党政府同意向印度出售铀,改变了其自印度自主研发核武器以来所遵循的政策。几乎是在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在澳大利亚北部驻扎美国海军陆战队。没有人公开将这两大举动联系在一起,但它们显然具有战略关系上的考虑,因为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巩固其与美国和亚洲巨人印度的关系。

印度和美国还强化了它们与日本的战略关系——不仅是双边关系,还包括独一无二的三边关系——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William Burns)认为这可以“重塑国际体系”。伯恩斯以及其他许多美国外交政策决策者如今认为印度已具有广泛的地区影响力;其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向东看”战略正在转变为“在东方行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