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jtek Radwanski/AFP/Getty Images

醒醒吧,欧洲

慕尼黑——欧洲正在陷入梦游般的神志不清,而欧洲民众必须立即醒来,否则这一切就将无可挽回。如果他们醒不过来,那么欧盟就会重蹈1991年苏联的覆辙。我们的领袖和民众似乎都不明白我们正在经历着革命性的一刻,可能出现的后果范围极广,因此最终结果也就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我们多数人认为,未来会或多或少地与现在相似,但这其实并不一定。在人们漫长而跌宕起伏的一生中,我就曾亲眼目睹许多所谓的极端不平衡时期。我们今天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期。

下一个转折点将是预定于2019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不幸的是,反欧洲势力将在投票过程中占据优势。出现这种情况有几个原因,包括多数欧洲国家普遍存在的过时的党派制度,条约变更的现实几率微乎其微,以及缺乏对违反欧盟原则的成员国进行惩戒的法律工具。欧盟可以针对申请国强制执行共同体法律(也就是欧盟法律体系),但却没有能力强制成员国遵守欧盟的法律。

过时的党派制度阻碍那些希望维护欧盟成立价值观的人,同时却为那些希望用完全不同的理念来取代这些价值观的人提供帮助。这是欧盟成员国甚至泛欧联盟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欧盟各国的党派制度映射出以资本和劳动力冲突为代表的19和20世纪最重要的分歧。但今天分歧最严重的却是亲欧和反欧势力。

欧盟的主导国是德国,而基督教民主党(CDU)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间占主导地位的政治联盟已经变得不可持续。只要巴伐利亚州不存在比基督教社会联盟更加右翼主要政党,双方的联盟就会一直存在下去。而局势改变源于极端主义德国新选择党(AfD)的崛起。在去年9月举行的国内选举中,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出现了60多年来最糟糕的成绩。同时德国新选择党进入到巴伐利亚议会也是有史以来的首次。

Subscribe now

For a limited time only,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PS Archive,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基督教民主党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之间结盟的基础正随着德国新选择党的崛起而逐渐失去。但联盟打破将会引发德国和欧洲都无法承受的新的选举。事实上,当前执政联盟在德国新选择党威胁其右翼的情况下无法强有力地推行亲欧洲措施。

目前的局面离绝望还相去甚远。德国绿党已成为该国唯一一个坚定支持欧洲的政党,而他们在民调中持续崛起,而德国新选择党却似乎已经达到顶峰(前东德地区仅仅是例外的实例)。但现在一个欧洲价值观充满矛盾的政党却代表着基督教民主党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的选民。

英国的情况也同样如此,过时的党派结构同样妨碍了民众意愿找到恰当的表达方式。工党和保守党均存在内部分裂,但两党各自的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和特雷莎·梅都坚决致力于实现脱欧目标,以至于他们同意合作。局面如此复杂,以至于虽然它将成为该国未来几十年的决定性事件,但多数英国人只是希望这件事能早点过去。

但科尔宾和梅的勾结引发了两党内部的强烈反对,尤其工党几乎陷入党内叛乱的现实。在科尔宾和梅会晤之后的第2天,梅宣布了一项计划,援助英格兰北部对脱欧持赞成态度的工党选民。科尔宾现在被指责背叛了曾在2018年9月工党内部会议上所做的承诺,当时他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不能举行大选,那么他将支持再次举行英国脱欧公投。

对于英国脱欧的可怕后果公众也已开始有所认识。随着2月14日的临近,梅的协议越来越有可能遭到否决。这可能导致全民公投支持率高涨,甚至还有可能撤回英国第50条通知。

意大利也陷入到类似的困局。欧盟2017年严格执行都柏林协议犯下致命的错误,该协议有失公平地将负担推给了移民首次进入欧洲的国家意大利。这导致意大利支持欧洲和移民的主流民众转而支持反对欧洲的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此前曾占据主导地位的民主党现在却陷入到混乱当中。结果导致大量仍然支持欧洲的选民找不到合适的政党可以投票。目前的确有人尝试拟定一份支持欧洲计划的联合清单。而法国、波兰、瑞典可能还有其他地方也正在进行类似的党派系统重新排序。

泛欧联盟的情况甚至更为严峻。国家政党至少还有过去的根基,但泛欧联盟却完全服从于党派领导人的个人利益。欧洲人民党(EPP)是最糟糕的犯罪势力。欧洲人民党几乎完全丧失了原则,它甚至愿意允许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的青年民主主义联盟继续保留其成员资格,并借此来保住其多数地位并控制欧盟最高职务的分配。相比之下,反欧势力可能更令人尊敬:至少他们遵循某种原则,即使这样的原则并不讨喜。

除非将欧洲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否则很难看出亲欧洲党派如何能在5月举行的选举中取得胜利。人们仍然可以找到保留欧盟从而对其进行彻底改造的充分证据。但欧盟自身必须改变主意。当前的领导层令人回想起苏联解体时的政治局——他们不断颁布法令,就好像这些法令还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捍卫欧洲免遭内外部敌人侵害的首要步骤是要充分认清它们所带来的严重威胁。其次是要唤醒沉睡的亲欧多数派,并动员他们来捍卫欧盟赖以存在的价值。否则,欧洲统一之梦可能会以21世纪的一场噩梦而宣告终结。

http://prosyn.org/dao7qnC/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