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客,我可怜你

纽波特海滩——

我并不认识你,但每次我坐飞机遇到状况的时候,我都相信紧闭着的驾驶舱门里的飞行员知道如何处理,这能令我安心不少。而如果我能通过打开的舱门观察飞行员因飞机操纵反应不良而神情沮丧,手忙脚乱地翻查操作手册,我的感觉一定会大不相同。

而如今人们之所以会感到不安,就是因为很多西方政客正如第二类飞行员。这种感觉不但表明政客的行为总是自相矛盾,也反映出经济结果总是与预期相去甚远。

这种感觉在欧洲、美国和日本非常明显,在这些地区,经济情绪指标再度恶化,原本就相当疲软的复苏陷入停滞,过度膨胀的资产负债表看起来一日危过一日。不难理解,企业和家庭日子过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让政客的工作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