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发展促和平

纽约—美国的外交政策在最近几年失败是因为它依靠武力应对那些本需要发展援助和外交斡旋来解决的问题。在苏丹、索马里、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样的地方年轻人成为战士是因为他们缺乏有效就业。当人们的家庭不得温饱,当计划生育措施的缺乏导致不必要的人口爆炸时,他们就容易受到极端意识形态的影响。虽然奥巴马总统对新战略冀望甚高,但目前的美国政策中沿袭的力量大过了变革的力量。

评估一个政府实际战略的首要原则是追踪资金的流向。美国在军事上的超支远大于政府的其他方面。奥巴马提出的预算也没有改变这一点。在即将到来的2010财政年度,奥巴马预算提出的军费开支为7550亿美元,这一数额超出了所有其他方面的预算支出(除了社会保障、医疗、国债利息支付和其他几项所谓“强制性”支出以外。)。

的确,美国军费开支超出了许多其他方面的联邦预算经费总和:包括教育、农业、气候变化、环保、海洋保护、能源系统、国土安全、低收入者住房、国家公园和国家土地管理、司法体系、国际开发、外交运作、公路、公共交通、老兵事务、太空探索和科学、民用研发、针对水道、大坝、桥梁的土木工程、排水和污水处理、社区发展的许多其他方面。

这种军费开支的权重优势贯穿奥巴马的中期十年。到2019年,全部的军费开支预计将达到8.2万亿美元,比所有非强制性预算支出经费的总和还要多出2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