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大阻力

纽约—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决策者成功地阻止了大衰退滑向第二次大萧条,秘诀就在于阻止了保护主义者和内向政策的要求。但如今反对全球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商品、服务、资本、劳动力和技术的更自由的流动——的力量来临了。

这一新民族主义具有不同的经济形式:贸易壁垒、资产保护、针对外国直接投资的行动、偏袒本国工人和企业的政策、反移民措施、国家资本主义以及资源民族主义。在政治领域,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反移民甚至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政党正在崛起。

这些势力厌恶超国家治理机构的缩写简称——EU(欧盟)、UN(联合国)、WTO(世界贸易组织)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这些机构都是全球化的必要条件。甚至成为过去二十年全球化缩影的或联网也面临惨遭分割的前景,因为极权国家——包括中国、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试图限制社交媒体的接入和镇压言论自由。

这些趋势的主要原因是明确的。从美国经济复苏开始,宣扬保护主义措施的民粹主义政党指责对外贸易和外国工人是经济长期萎靡的罪魁。使之雪上加霜的是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在大部分国家呈现加剧之势,更不用说赢家通吃经济所造成的只有精英才能从中获益的感觉和政治制度扭曲的日益普遍了。如今,发达经济体(比如在美国,财大气粗的商业利益集团为当选官员提供取之不竭的资金,而这是合法的腐败)和新兴市场(通常由寡头住在经济和政治体系)似乎都在为极少数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