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Korean leader Kim Jong-Un looking at a metal casing with two bulges at an undisclosed location STR/AFP/Getty Images

如何与朝鲜谈判

首尔—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眼看马上就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达成历史性协议,这份协议将让他的国家和缅甸和越南一样,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与西方走得更近。但是,尽管金正恩宣布将停止核核远程弹道导弹试射、不再要求美军撤出韩国,他不可能放弃朝鲜好不容易获得核武器,除非达成可信的全面协定。

朝鲜一共进行了六次核试验——和印度一样,后者可怕的核武实力已经毋庸置疑。金正恩效仿1998年的印度宣布停止核试验——印度的做法让它得以与美国进行谈判,美国最终立法承认了印度核武器——这暗示他寻求国际接受朝鲜的核地位。

当然,美印核协议之所以成为可能,是迫于后冷战时代战略压力,这样的环境在朝鲜半岛是不具备的。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峰会要想取得持续的效果,断不能仅仅试图破事朝鲜去核化、而要寻求让朝鲜向世界敞开国门的更广泛的战略协议。

从历史上看,结束长期冲突——如镇压20世纪70年代在柬埔寨实施种族清洗的红色高棉——需要依靠全面的战略,解除武装不是最重要的。没有理由认为朝鲜的情况会有所不同。毕竟,朝鲜唯一的筹码是其核武器——金正恩对此心知肚明。他终于同意与韩国和美国举行峰会,这一事实的根源是他对朝鲜的核威慑力感到有信心,不管这一力量多么有限。

金正恩已经将朝鲜核武器地位写入了朝鲜宪法,并立碑纪念去年的远程弹道导弹试射。他宣布停止试验符合这一叙事,因为金正恩自视为一个拥有核武器并正在采取划时代外交政策的国家的领导人。

在这一背景下,必须指出,尽管金正恩的和平提议是出于渴望重建饱受制裁摧残的朝鲜经济的动机,但改变一个惯于忍受极端艰难时期的国家的行为绝非仅靠制裁。相反,升级制裁将助推朝鲜的核和导弹进步。因此,要确保去核化,需要更有效的经济开放。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美国对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处置使得朝鲜更加不可能同意狭义的去核化协议。即使已经签署了伊核协议,奥巴马总统仍然保留了一些严厉的经济制裁,影响着(特别是)伊朗金融业。更糟糕的是,特朗普似乎热急切地要兑现其退出伊核协议的威胁——或者至少增加新的制裁措施——尽管没有证据表明伊朗没有履行义务。

尽管如此,对于朝鲜,特朗普政府的关注点仍然完全集中在去核化。平心而论,核扩散固然是一个关注点,但美国向来擅长公开高举旗帜,同时务实地进行闭门谈判。比如,它容忍世界增长最快的核武国家巴基斯坦,尽管用特朗普的说,巴基斯坦“满嘴荒唐言”,包括为“我们在阿富汗追捕的恐怖分子提供安全港。”

但金正恩最近宣称,他已经完成了其“并进政策”的核威慑目标——另一个目标是经济现代化——这不是虚张声势。朝鲜的挑战已不再是核不扩散问题。过去与朝鲜所达成的协议,如2005年的协议,已不再重要。

当然,朝鲜核武器所带来的威胁必须解决。但谈判不应该强调“去核化”——这意味着单边承诺——而应该寻求确保在朝鲜半岛建立无核区(NWFZ)。另一个要点是实现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愿景,加强经济合作,将朝鲜的自然资源与韩国的先进技术结合起来。

无核区方针需要所有各方做出让步。诚然,朝鲜必须去核化。但所有核武器都需要放弃,否则朝鲜半岛核武阴云就无法驱散。此外,携带核武器的外国舰船也不能在朝鲜半岛要求停靠。

但要让无核区方案可行,韩国必须愿意脱离美国核保护伞——这对于韩国来说可不那么容易接受。据一项民意调查,大部分韩国人的希望与此相反,要求美国重新部署二十五年前所撤出的战术核武器。

这一方针的问题显而易见:如果韩国不放弃有效核威慑,金正恩就会质疑朝鲜为什么要放弃。金正恩指出,伊拉克的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扎菲在放弃核武器后都落得了可悲的下场。

只有受美国支持的无核区能够满足金正恩所暗示的去核化条件,包括消除核威胁和“承诺不引入发动核打击的手段”。在可信和全面的和平协议的基础上,无核区的要素可以现实地进行讨论,尽管谈判的过程必定艰难。

如果美国需要更多动机追求这一方针的话,应该这样考虑:受朝鲜核武器挑战最大的是中国,因为它正在努力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减轻朝鲜核威胁又不让中国占上风的唯一方法是在确保朝鲜半岛全面和平协议的过程中表现出真正的外交领导力。

http://prosyn.org/JJuTTbc/zh;